• 59882阅读
  • 187回复

安城拾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4-05 16:00:27
— 本帖被 红色小绍兴 设置为精华(2017-04-06) —

                安城拾遗
                  序言
我的故乡安城,她东临马山,豆姜;西傍丁墟、高木;南依庙沿江;北靠田港坡塘、杨树溇。
  近年来,每当左邻右村在古老的乡村版图中日益消失殆尽时,我便预感安城的不久,也将不复存在。
为了忘却的记忆,更是为了对故乡的纪念;我遂将十余年前编写的安城365》稍事修改,易名为安城拾遗》。
5条评分E币+5000威望+12
蓝色的海洋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11-05
蓝色的海洋 E币 +5000 感谢你的分享 11-05
经典茗韵 威望 +1 点赞 来自绍兴E网APP 2017-05-31
tel2410 威望 +1 点赞 来自绍兴E网APP 2017-04-0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05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04-05 16:01:11
怀念小河
  安城,小河环绕纵横交叉。南有董家溇,西有盐灶溇,东有大畈溇,北有姚婆溇。
庙沿江,依偎在村落的南侧,她是一条世代滋养安城父老乡亲的母亲河。在那年月里江面没有小桥,惟有清澈的江水一往情深地缓缓流淌。
隔江相望,河东南是一堆荒草丛生的小土丘。据说那里是湮埋孩童尸骨的场地。白日里,阴森无人涉足,夜晚恐怖鬼火荧荧。
一只用绳牵引过渡的方型木伐,是庙沿江唯一通往对岸田畈的交通工具。那时环绕安城的大小江河,水色清澄;河水是祖祖辈辈人,直接用来烧水做饭的生活饮水。
我家后面有条小河,祖父常常在傍晚时分,手拿挟网在盐灶溇内,数十分钟便可挟来活蹦乱跳的“肉善叮”、“马刺狼”、“赖拖泥”、“蓝眼旁鳊”和青壳虾半小篓。诚然,“赖拖泥”是不屑一顾的,仍然是哪来哪去息数奉还。一家人的晚餐因为有了小鱼小虾而食欲大开,大家美滋滋,鲜渍渍,狼吞虎咽似的吃了个碗朝天。
记得一次放学回家我在路上捡了条蚯蚓,到家后将蚯蚓穿在“夜钓” 上,我再把小木棍的一端插在河边的石缝内,一顿饭的光景,一条一斤来重的河鳗就上钩了。
又一次,我把猪肝剪成小块穿在缝衣直针上,钓甲鱼。傍晚时分,那贪婪的野生鳖口含猪肝在河边水草旁翻动着雪白的鳖肚。
那年月,家乡的小河里鱼虾成群,恣意繁殖;河中没有河蚌养殖,鱼儿大都不在网箱内豢养,是鱼便是野生。钓虾、引虾、钓鱼成了我们童年时的一大乐事。
那虾公,又名‘老太木钳’逮住弯钩上的蛐蟮,虾须舞动,双钳横拨。俨然一副不可一世唯我独尊的态势。殊不知等待他的是钓出水面后活蹦乱跳的挣扎......
我怀念,怀念童年时梦幻般神奇的小河。
2条评分E币+10000威望+5
山风吹来 E币 +10000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11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05

发帖
12222
E币
3236876
威望
6334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7-04-05 16:01:32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7-04-05 16:02:45
每日一篇,待续
四星会员
论坛UID:1047073

发帖
27995
E币
3448063
威望
18006
贡献
1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7-04-05 16:36:17
确实,大拆大建,名字乱取。
几百年上千年的记忆,成了泡影。
1条评分威望+1
tel2410 威望 +1 点赞 来自绍兴E网APP 2017-04-05

发帖
12222
E币
3236876
威望
6334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7-04-05 16:44:57
回 第1楼(新香庐峰)的帖子
新香庐峰:怀念小河
安城,小河环绕纵横交叉。南有董家溇,西有盐灶溇,东有大畈溇,北有姚婆溇。
庙沿江,依偎在村落的南侧,她是一条世代滋养安城父老乡亲的母亲河。在那年月里江面没有小桥,惟有清澈的江水一往情深地缓缓流淌。
隔江相望,河东南是一堆荒草丛生的小土丘。据说那里是湮埋孩童尸骨的场地。白日里,阴森无人涉足,夜晚恐怖鬼火荧荧。
一只用绳牵引过渡的方型木伐,是庙沿江唯一通往对岸田畈的交通工具。... (2017-04-05 16:01) 

此帖美美的很欣赏!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7-04-06 17:30:33
庙台
庙台,又名戏台。在绍兴屈指可数,安城因她而闻名遐迩。鲁迅先生笔下的《社戏》里演戏的戏台,安城人称之为庙台。  87年7月经浙江省人民政府批准,列为文物保护。
庙台建于明末清初,距今已有二百五十多年的历史。其间,几经修缮。她是修建在河面上的亭台楼阁,三面环水,一面与道地相连。
幼年的我,常常从庙台侧旁的石柱上,攀岩附壁地登上庙台。然而,又顺着木柱爬上“鸡笼顶”。在“鸡笼顶”那狭小的空间里, 全然不顾倒挂着的灰尘,鬼子偷雷般地匍仆着向前爬行,去抓麻雀,掏鸟蛋……
每逢夏夜,乘凉的人们身着裤衩光着膀子,横七竖八地躺在庙台上,听人绘声绘色地讲着故事。
我也常常流连顾盼,与其纳凉,不如故事的吸引。
记得那天,我听了故事后,浑身汗毛竖立,吓出一身冷汗。至今,眼前也难以抹去这阴森恐怖的一幕。
“突然,江面上传来嘈杂的人声,一阵冷风把我从梦中吹醒。我睁开迷茫的双眼,发现四周是阴森漆黑的夜,庙台上空无一人。我正想沿着石柱爬下庙台时,突然映入我眼帘的是:江面上一个个危襟而坐,身穿长衫白褂的人,俨然似一排排整装待发的战士…….” 那人分明色厉内荏。
“妈呀,那是淹死鬼在操练吧!” 有人故意装腔作势地渲染。
3条评分E币+15000威望+5
山风吹来 E币 +10000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11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补主题! 2017-04-06
红色小绍兴 E币 +5000 补主题! 2017-04-06

发帖
12222
E币
3236876
威望
6334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7-04-06 18:08:53
一天一帖很精彩! 谢谢分享!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7-04-06 20:06:33
人气不旺,也许是写得太水之故吧?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1条评分威望+1
tl771311 威望 +1 点赞 来自绍兴E网APP 2017-06-29
四星会员
论坛UID:1180368

发帖
17192
E币
105228
威望
11533
贡献
46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7-04-06 21:04:22
写得真好,请继续!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四星会员
论坛UID:1047073

发帖
27995
E币
3448063
威望
18006
贡献
1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7-04-07 08:24:58
回 7楼(红色小绍兴) 的帖子
红色小绍兴:一天一帖很精彩![表情] [表情] 谢谢分享!(2017-04-06 18:08)

最好是把他所有的文章,都置顶到一块去。
不过,这样一来,你有事做了。

发帖
12222
E币
3236876
威望
6334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7-04-07 09:14:23
回 第10楼(ggm7713)的帖子
ggm7713:最好是把他所有的文章,都置顶到一块去。
不过,这样一来,你有事做了。 (2017-04-07 08:24) 

写多了再讲!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7-04-07 10:48:20
杨家祠堂
安城的姓氐以金、杨、高、徐、章、汤六姓居多。
金、杨在安城称得上大户人家,祖辈沿袭设有祠堂。在我的记忆中:杨家祠堂的大门紧闭着,大门上的左右门神威风凌凌地瞪着炯炯有神的双眼,似乎在注视着不速之客的来临,双手拎着扳斧,忠诚威严地一站就是数百年。我终于没有进去过,先前只从门逢里窥见的我,依稀记得天井里似乎还有一道黑漆漆的大门。
  因我家距杨家祠堂才十几米,幼年的我,常常在祠堂前,(杨家祠堂) 道地上玩耍,做老鹰抓小鸡和捉谜藏的游戏。
      夏天的傍晚,道地里收起白日里摊晒的稻谷,我和小伙伴瑞林、顺昌、天荣他们做起了老鹰抓小鸡的游戏。玩腻了不知谁又提议要捉谜藏。于是,我们又钻进草堆、爬上稻篷,赤裸着上身,全然顾不得蚊子的叮咬和稻草的戳扎。一个个大汗淋漓,浑身其痒难忍。然而童心不泯,祠堂前道地上,活跃着的依然是一帮顽皮的孩子。
还记得我们除做老鹰抓小鸡和捉谜藏的游戏外,幼年的小伙伴们经常汇聚在杨家祠堂前,听老人们讲故事。其中有一故事居然与道地和稻篷有关,许多年来,仍然记忆犹新:
“从前,姑嫂二人,“打稻”数日(稻草在石板上摔打,一种原始的、脱落稻谷的手工操作,称之谓打稻)却不见稻篷变小。小姑不惑问嫂嫂, 嫂嫂亦狐疑不解。于是姑嫂二人一番商量后,竞然登上了稻篷。果不然,倏忽间稻草卸满了道地,稻篷化为平夷。但见得稻篷根处,露出二株鲜嫩的毛笋来。于是姑嫂乐不可支,拿来铁扎锄头,一锄下去,便觉得天昏地暗,地动山摇;倾刻间滚滚洪水淹灭了道地,淹灭了村庄”。
人们众说纷纭,有的说女人不能登上稻篷,上了稻篷触犯了神灵;又有人说,那二株毛笋便是龙角,老龙王龙角受损岂不发怒?
4条评分E币+15000威望+6
tl771311 威望 +1 点赞 来自绍兴E网APP 2017-06-29
山风吹来 E币 +10000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11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07
红色小绍兴 E币 +5000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07

发帖
12222
E币
3236876
威望
6334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7-04-07 10:56:53
好帖!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7-04-08 08:24:48
苋菜面糊
我常常趴在窗口,久久注视着太阳投下的这缓缓移动着的房屋的阴影。然而,它终究是那样的缓慢,那样漫长……
  是啊,为了一碗稀薄的苋菜面糊,我常常趴在窗口久久地等待,与其说我在等待太阳投下的房屋的阴影完全覆盖上窗前的那条石板路,不如说我在期盼人生最大的奢望。
黑夜降临了,我辗转难眠,催促我几次欲伸手的缘由是:挂在楼板下竹篮里的那碗维系我们母子生命的苋菜面糊。
   一阵欣喜涌上心头,我刻骨铭心般地体会了人生莫大的慰藉和满足。一碗稀薄的苋菜面糊倒进了我胃的深渊后,我依然舔遍了碗底与碗边,以结束一天来最后、最大的欢喜。
也许是出于饥饿的诱惑,一天傍晚,我竟去偷看邻家共用晚餐的情景。我分明见到他们吃的是雪白的米饭。我强忍涎水,回奶奶家问奶奶,我们还有没有这样的好日子了?不想竟引落奶奶伤心的眼泪。
二弟也是降生在那个年代的,记得他那干柴般的两只小手,那布满道道泪痕的小脸,那声嘶力竭的叫喊声,至今记忆犹新:我要吃白(薄)糊糊啦!我要吃……
在饥肠辘辘的课堂上,我曾美美享受过农家同学掰给我的一小块带有油香的豆饼,还有那同桌的阿庆悄悄分给我的一小把粳米。
放学回家的路上,我双脚如踩浮云一般,偶然间我欣喜地发现一张包裹奶糖的糯米纸,我想,是谁竟然毫不吝惜地将它抛弃在路上,我小心翼翼地捡起了它,贪婪地放进了嘴里。
我吐尽了胃囊中仅存的一点苦水,终身难忘那咸中夹腥、苦中带涩的滋味。原来,那是一张从别人疔疮上掉下来的,还带有脓血的纸!
二十好几的儿子瞪起迷茫的眼睛说,那都是啥年代的事了!仿佛在听遥远的神话。
2条评分E币+10000威望+5
山风吹来 E币 +10000 饥饿的童年 2017-04-11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08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7-04-08 08:26:25
回忆苦难,没有复杂的情节,也没有虚构的故事。只有淡淡的悲伤和为了忘却的记忆。

发帖
12222
E币
3236876
威望
6334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7-04-08 08:32:57
回 15楼(新香庐峰) 的帖子
新香庐峰:回忆苦难,没有复杂的情节,也没有虚构的故事。只有淡淡的悲伤和为了忘却的记忆。(2017-04-08 08:26)

回忆也是一种享受!

发帖
12222
E币
3236876
威望
6334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7-04-08 08:34:22
回 15楼(新香庐峰) 的帖子
新香庐峰:回忆苦难,没有复杂的情节,也没有虚构的故事。只有淡淡的悲伤和为了忘却的记忆。(2017-04-08 08:26)

我是你忠实的读者!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7-04-08 09:40:49
回 第17楼(红色小绍兴)的帖子
红色小绍兴:我是你忠实的读者![表情] (2017-04-08 08:34) 

深深的感谢,美丽的红色的小绍兴!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发帖
12222
E币
3236876
威望
6334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7-04-09 15:09:22
回 18楼(新香庐峰) 的帖子
新香庐峰:深深的感谢,美丽的红色的小绍兴!(2017-04-08 09:40)

今天不见继续?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7-04-09 15:49:56
盛夏
闭上双眼,恍若昨天。梦牵魂绕的不解的情结便是故乡情结。假如我是画家,此刻我一定会清晰地把印记在脑海中幼年时错落有致、逶迤崎岖的石板小路,以及粉墙黛瓦、小桥流水构画成水墨丹青,以作纪念。只可惜沧海桑田,变的是故乡的过去,不变的是记忆中仅存的,唯一的画面。每每回想,这见不着摸不到印记,好生让人心中徒长遗憾与心焦。
盛夏,我们在与家一墙之隔,建于明末清初的杨家堂檐内纳凉。偶尔,不远处发出了木板敲击木箱的“啪、啪”声,随后又传来了:“饮凉棒冰、饮凉棒冰!” 的吆喝声。我便兴奋异常起来。接着,终于如愿以偿。一支胭紫红的,用色素、糖精、柠檬酸制成的棒冰,在我口中慢慢地舔、润后渐渐地变小。
夜晚,家门前炊烟缭绕。洒过凉水的屋前的石板上依然散发着阵阵余热。当我正躺在长凳上心里默默地数着闪烁的繁星时,万恶的蚊子并没有因“蚊烟堆”的烟熏而收敛。“嗡嗡、嗡嗡” 那矢开始寻我而来。母亲抱起我,嘴里念叨着:“心肝宝贝肉去困去。”于是,我又从数星星改成默默地数母亲上楼时,木履撞击木楼梯发出的“笃、笃”声。
我佯装闭着双眼睡去,任由母亲,轻轻地将我放置床上。然而静等着母亲赶蚊、撩帐、“笃、笃”地下楼。
倏忽,我终于忍不住寂寞与孤单,嚎啕大哭起来
1条评分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09

发帖
12222
E币
3236876
威望
6334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7-04-09 16:16:39
回 20楼(新香庐峰) 的帖子
新香庐峰:盛夏
闭上双眼,恍若昨天。梦牵魂绕的不解的情结便是故乡情结。假如我是画家,此刻我一定会清晰地把印记在脑海中幼年时错落有致、逶迤崎岖的石板小路,以及粉墙黛瓦、小桥流水构画成水墨丹青,以作纪念。只可惜沧海桑田,变的是故乡的过去,不变的是记忆中仅存的,唯一的画面。每 ..(2017-04-09 15:49)

哦!来了,我认真的拜读了!
正式会员
论坛UID:1210801

发帖
298
E币
26884
威望
180
贡献
5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7-04-10 11:39:13
正式会员
论坛UID:1210801

发帖
298
E币
26884
威望
180
贡献
5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7-04-10 11:40:15
可惜安城马上拆迁了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035504

发帖
1301
E币
81745
威望
803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7-04-10 12:23:18
1967年春节期间,我去过安城,在石姓人家。点心是裹饭团团,绍兴一种水煮团子。很好吃,不是大户人家,不为以此待客。其长子,时为浙大学生,与某是当地同校高中生为好友。记得其家,进门有一天井。
又有安城同学杨某,是某好友,现已在宁波以高级教师退休。石某为绍一中校长。
安城,又是我初中同学王某家居地。65年,为马中体育老师,半个多世纪没有信息,想念他。他叫王森某,楼主能提供信息吗?
安城有太多的人事关系了。

[ 此帖被游在山水间在2017-04-10 12:26重新编辑 ]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17-04-10 15:16:03
回 24楼(游在山水间) 的帖子
游在山水间:1967年春节期间,我去过安城,在石姓人家。点心是裹饭团团,绍兴一种水煮团子。很好吃,不是大户人家,不为以此待客。其长子,时为浙大学生,与某是当地同校高中生为好友。记得其家,进门有一天井。
又有安城同学杨某,是某好友,现已在宁波以高级教师退休。石某为绍一中校长。
安 ..(2017-04-10 12:23)

感谢关注《安城拾遗》
因本人离开安城已有近50年的时间了,所以暂时难以回答提问。
不过,我去问问别人,然而再转告。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17-04-10 16:19:30
安城完小
金家祠堂在安城东隅,安城完小座落在祠堂内。
学校大门朝南,进门右侧是一座石头焚烧炉,用来焚烧字纸与垃圾。继续前行是礼堂。礼堂后,是二间低年级教室。再左转右拐便到了楼梯口。楼梯口大门朝东,并排着二间三、四年级教室。教师办公室的西门正与三、四年级教室遥遥相望。
顺梯而上,东西对面,便是二间高年级教室了。
记得在一次礼堂内召开的全体师生大会,学生们义愤填膺,跟着老师高呼:“要巴拿马,不要美国佬!”“巴拿马万岁!”等口号。
班主任老师是位女老师,与我同姓。那年已近三十不惑,也许因感情受挫,或许是阴差阳错,总之那年还尚未婚配。
甘老师是我三、四年级时的班主任。据说,后来成了大名鼎鼎的金石篆刻家。那时侯的甘老师,正值青春年华,飘洒俊逸;一付近视眼镜后蕴藏着一对深邃睿智的双眼。
我十分爱惜新书。新学期一开始,发下的带有油墨清香的书籍,便让我如获至宝似的。每每到手,我都小心翼翼地用报纸将书面包好。
那年月,我铅笔用完用钢笔,钢笔坏了找李梓根修。磨磨笔尖,配支笔帽,换支笔舌花上个毛把钱就搞定。墨水也是粉末调水配制的。
“昨天路过黄泥坡,黄泥坡上荒草多,荒草丛中跑野兔,土地荒芜多冷落……”记不清是小学几年级的课文了,总之时至今日,也只能背颂几句聊以自慰。
随着岁月的流逝,童年的记忆已经淡忘。只是当年学校楼上教室内的木柱、檩条是那么危言耸听,至今依然使我记忆犹新。我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教室,白蚁的侵蚀和岌岌可危。
时光荏苒,许多往事俱成云烟。只是,那年夏天的一个中午,我和小叔在上学的路上,(小叔比我大6岁)途经稻田时捉泥鳅的场景,依然恍若眼前。那条老板泥鳅好大好大,真让叔侄我俩喜乐无常!也不知从哪弄来了一把盐,开膛剖肚后,稍腌片刻,便用小棒支开肚皮,晒在荼毒的太阳下。
傍晚,放学回家,那泥鳅己“硬梆梆” 成干;只是,那里三层外三层的爬满了黑压压的大蚂蚁。
2条评分E币+10000威望+5
山风吹来 E币 +10000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11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11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2017-04-11 08:06:09
回 第25楼(新香庐峰)的帖子
新香庐峰:感谢关注《安城拾遗》
因本人离开安城已有近50年的时间了,所以暂时难以回答提问。
不过,我去问问别人,然而再转告。 (2017-04-10 15:16) 

安城只有二家石姓,就近年龄差不多石百千,石寅生,石玲娟。石桥头一家女儿石红云及哥哥石继昌是老师,但是否一中校长不淸楚,他夫人叫秀娟……回复只能仅此而已,见谅!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035504

发帖
1301
E币
81745
威望
803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2017-04-11 08:18:04
回 27楼(新香庐峰) 的帖子
新香庐峰:安城只有二家石姓,就近年龄差不多石百千,石寅生,石玲娟。石桥头一家女儿石红云及哥哥石继昌是老师,但是否一中校长不淸楚,他夫人叫秀娟……回复只能仅此而已,见谅!(2017-04-11 08:06)

是的。

你是否读过中学?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2017-04-11 11:21:55
回 第28楼(游在山水间)的帖子
游在山水间:是的。
你是否读过中学? (2017-04-11 08:18) 

我读中学时,起先在安城读,后来学校搬到杨树溇的合作中学那里了。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快速回复
限7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