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9926阅读
  • 187回复

安城拾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60楼 发表于: 2017-04-20 07:05:01
不久,公公驾鹤西去。幼年的我为公公提笔悼词如下
忙忙碌禄行善积德高年七十迈终身
身故忠魄投来世洪福齐天寿长绵绵
1条评分威望+5
山风吹来 威望 +5 写得赞 2017-04-20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61楼 发表于: 2017-04-20 07:06:31
记得悼词写在门左右两侧的。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62楼 发表于: 2017-04-20 17:08:01
那年,公公离开了人世。为了记念他,我在他的门上用粉笔提了一幅挽联:“忙忙碌碌行善积德高年七十迈终身,勤勤恳恳提壶济世古稀老翁垂千古。”
回想起来,虽然挽联文理不甚通顺,但哀思与悼念之情,公公在天之灵可鉴。
【复制时原文拉下了。】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63楼 发表于: 2017-04-20 17:09:31
重发一遍
纪生公公
纪生公公住在我家隔壁。他,高高的颧骨上架着一付老花眼镜,瘦骨嶙峋地罗锅着背。
古人云:“凡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公公不仅是一位手艺高超的鞋匠,更是一名闻名于左邻右村的正骨高手。
那时,安城与附近村庄的男女老幼,一旦胳膊、腿关节脱臼;疔疮肿毒;落枕都要前来找公公治疗。而公公是免费替人治疗的。
一次,丁墟的一农妇因不慎跌倒,大腿胯骨关节脱臼。半夜疼痛难忍,让人抬着担架前来求治。公公心好,听不得女人的“嗳哟”声,破例半夜为农妇诊治。
那年夏天,我的额头上长了疮,火辣辣地疼痛难忍。一天,公公说:“我看看,我看看……”说话间,早有一帮准备好的人,逮住我捉胳膊按腿的,把我架在长凳上。我无力挣脱,只能绝望地嚎叫起来。公公用草纸擦拭了几下小刀,嘴里念叨着:“没事,没事。”说话间,却手起刀落, “扑刺” 一声,脓血从疮体挤出。公公顺手在我额头上贴上了一种名叫“野甜菜” 的 叶瓣。
果然,不出二日那疮渐渐缩小,疼痛也不似开刀之前那么折磨人了。
那年,公公离开了人世。为了记念他,我在他的门上用粉笔提了一幅挽联:“忙忙碌碌行善积德高年七十迈终身,勤勤恳恳提壶济世古稀老翁垂千古。”
回想起来,虽然挽联文理不甚通顺,但哀思与悼念之情,公公在天之灵可鉴。
1条评分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21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64楼 发表于: 2017-04-20 17:11:12
张老五
安城“大夫地”有位张老五,他是大连旅顺口,新中国笫一支海军某师的机要秘书兼打字员。
正值青春年华的张老五,带领战友驰骋在东海万里海疆,探暗礁、闯新路,临危不惧;为共和国的海军舰艇开辟、探明了安全航线。
老五为人耿直、忠诚不二得到了部队首长的肯定与赞许。
一次,在解放一江山岛的战斗中,张老五不幸右腿内侧被国民党兵的刺刀刺中,鲜血染红了海滩,他依然英勇顽强地战斗不息。
58年反右,张老五因言论偏激终究不能幸免;身陷囹圄数年后,告老还乡,回到故乡绍兴安城。
“外行不能领导内行,武化不能领导文化……”老五躺在藤椅上,逢人便说。谈吐中充满了对反右运动的无比的怨恨。
走过一生坎坷,晚年老五冤案得以平反昭雪。虽然如今,年已古稀膝下无嗣,但每月三千元的退休工资和夕阳下相遇相伴的女人,算是对张老五晚年的一种补偿。
1条评分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21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88422

发帖
262
E币
255062
威望
189
贡献
25
只看该作者 65楼 发表于: 2017-04-20 22:21:28
安城中学毕业的经过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66楼 发表于: 2017-04-21 07:22:06
回 65楼(大头村大头妹) 的帖子
大头村大头妹:安城中学毕业的经过(2017-04-20 22:21)

安城中学一定是我同学了,大头妹贵姓?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88422

发帖
262
E币
255062
威望
189
贡献
25
只看该作者 67楼 发表于: 2017-04-21 07:58:03
回 第67楼(新香庐峰)的帖子
新香庐峰:安城中学一定是我同学了,大头妹贵姓? (2017-04-21 07:22) 

我99届的,最后一届毕业生,应该是你学妹吧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68楼 发表于: 2017-04-21 16:47:59
回 67楼(大头村大头妹) 的帖子
大头村大头妹:我99届的,最后一届毕业生,应该是你学妹吧(2017-04-21 07:58)

我首届你末届,蛇头龙尾。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69楼 发表于: 2017-04-21 16:51:06
金心空
有位老人,当年租住在玉根叔家的楼上。因为成份不好的缘故,人们叫她地主婆金心空。
记忆中,老人一心向善。整日里小心谨慎、很少与人言谈,除了在楼上焚香、供佛、念弥陀,还常年吃斋。
她的吃斋与人有所不同,先是连续三年不吃早餐,接着便是中餐三年不吃,再到笫七年始,又是晚餐三年不吃。如此下来三三见九;九年中便有三年不食人间烟火了。也许,这是修行之人的境界,凡人是万万不可及的。
老人从不杀生,一生中也不见食用动物、鱼虾、之类。连喝与做饭之水,也与常人有所不同。
她用无根水。常常在雨天的屋檐下接雨水,一桶桶地储存在大小水缸内;雪天她又把积雪装满一坛坛酒坛,以备日后生活之用。
金心空,真是一个慈悲和怪异的老人。
 
2条评分E币+5000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22
红色小绍兴 E币 +5000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22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88422

发帖
262
E币
255062
威望
189
贡献
25
只看该作者 70楼 发表于: 2017-04-21 18:59:52
回 第68楼(新香庐峰)的帖子
新香庐峰:我首届你末届,蛇头龙尾。 (2017-04-21 16:47) 

哈哈哈哈哈哈,那你比我大的多了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71楼 发表于: 2017-04-21 21:16:39
走过一生坎坷,晚年老五冤案得以平反昭雪。虽然如今,年已古稀膝下无嗣,但每月三千元的退休工资和夕阳下相遇相伴的女人,算是对张老五晚年的一种补偿。
我在序言中谈到写此文已有十余年之久了,如今张老五每月的退休工资估计已该有七八千左右了吧。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72楼 发表于: 2017-04-22 08:09:24
过新年
旧历的大年初一,在安城也正如鲁迅先生在《祝福》的开篇所描写的相似。节日里喜庆浓郁的气氛,在爆竹阵阵、空气里散满幽微的火药香中觉察到。
大年初一,母亲照例早早地起床,将前一天晚上搓好的糯米汤圆,切好的年糕,倒入已经煮沸了水的铁镬里。片刻,又盛放在八仙桌上。
接着,母亲开始焚香点烛,拱手拜佛;口中念念有词,算是对天地菩萨的大而恭敬了。
我穿上旧袜和新做的棉鞋,套上了父亲换下的几经拆剪缝改的长裤 ,自鸣得意地去大伯家拜年。
“大爹,大妈新年好!”话音未落,大伯、大娘们笑吟吟地回应道:“新年好!新年好!”然而,大娘忙不叠地抓过几把花生、糖果往我口袋里塞。
中午时分,便有亲戚来请。于是,我又开始加入了忙碌的新年做客的惯例中。于是,你家,我家,外婆家;大姨,二姨,三姨家;舅舅,亲戚,朋友家,一个个中午醉五吆六,晚上醉七醉八;全然陶醉在自酿的米酒,和自养的鸡、鸭、鹅、羊的美味里……直至正月十五后,才渐渐平息、淡去。
回想起来,做客、请客虽觉繁琐、俗气。但那是一种充满自然而又真挚、热情的过年文化,她使我恍若回到了童年,又让我见到了久违的亲戚朋友……
               
1条评分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23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73楼 发表于: 2017-04-23 16:27:16
杨永茂
安城庙檐后,有爿“杨永茂”杂货小店,与我家相隔十余步之遥。
小店以销售糖果、干蔗、罗汉豆为主,偶尔也卖点“红箱” 之类。不过,经营那物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只能悄然为之,不可大张旗鼓。于是,左邻右村吃素念佛的老太婆们大都会去光顾。临走,她们手拎盖着花格土布的“红箱”悄无声地离开“杨永茂”,以去祭祀故去的人。
“杨永茂”的女主人,祖籍是齐贤下方桥人。我称之为:婆婆。
婆婆高佻而羸瘦,公公却喜戴油豆腐帽。膝下生有二儿一女。老大重任在肩,常常挑着杂货担,为生计而奔走忙碌。
那年月,甘蔗2分一截;薄菏糖1分一颗;茴香、爆开豆各1分10粒。到了秋天还卖方柿和绿柿。老大常常脚穿草鞋,肩挑小担走遍邻近的丁墟、田港坡塘、高木、杨树溇村。日出满担去,黄昏满担归,二只罗筐里装回来的是用来烧火的甘蔗皮。
老二也是男孩,只有老三是女孩。那时小兄妹就读于安城完小,晚上放学回家兄妹俩常常嬉戏打闹、热闹异常。
“大菱妈、大菱妈” 老二的声音刚落,便传来小妹的大声呼喊:“十四颗糖、田罗公公,十四颗糖、田罗公公”叽叽喳喳声,又常常招惹婆婆的一顿捧揍和公公的骂。
一次,老二不慎踩伤了我家养的一只芦花鸡,母亲没有告知婆婆。只是着实让我心疼了一阵子。
光阴荏苒,一晃已成过去。“杨永茂” 不再;婆婆与公公也乘鹤西去多年。然而,回想起来老人的音容笑貌依旧恍若昨天……
愿公公、婆婆的在天之灵佑护杨家世代福祉、永茂。
1条评分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23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74楼 发表于: 2017-04-24 17:06:40
大旱之年
据老人们讲六七年大旱,不亚于民国廿三年那次。
老天不知是咋得了?一味地晴、晴、晴;兴许是龙王打了个长长的盹。历来水泽丰茂、江河纵横的绍兴,竞然大地龟裂,永不见天的小河也“水落石出”,大江湖泽“原形毕露”;只剩下“星蹦”大小不一的深潭,尚有过膝的积水。一场久违的大旱,盛旷空前地展现在人们眼前。
那年,我求读于安城完小,因没有身临其境的抗旱,故全然体会不到农民抗旱的艰辛。只是饶有兴趣地参与了河底“大搜捕”的行列中。
河床上,在大人们多次“拉网”式的“围剿”后,孩童们只能在过膝的淤泥混浊的积水中践踏。突然,我踩上了滑腻腻棍棒似的东西,于是我双手小心翼翼地围剿,一条一斤来重的“漏网”之河鳗,被我擒获。我那高兴劲,真是无与伦比的兴奋。
随同的小孩,也有捕捉到甲鱼,黄鳝之类的。只是我,除此之外,别无所获,只有偶尔踩到的微不足道的几只河蚌聊以自慰了。
1条评分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25

发帖
12253
E币
3243338
威望
6371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75楼 发表于: 2017-04-24 19:23:48
回 第74楼(新香庐峰)的帖子
新香庐峰:大旱之年
据老人们讲六七年大旱,不亚于民国廿三年那次。
老天不知是咋得了?一味地晴、晴、晴;兴许是龙王打了个长长的盹。历来水泽丰茂、江河纵横的绍兴,竞然大地龟裂,永不见天的小河也“水落石出”,大江湖泽“原形毕露”;只剩下“星蹦”大小不一的深潭,尚有过膝的积水。一场久违的大旱,盛旷空前地展现在人们眼前。
那年,我求读于安城完小,因没有身临其境的抗旱,故全然体会不到农民抗旱的艰辛。只是饶有兴趣地参与了... (2017-04-24 17:06) 

故事精彩,我每天必看,多谢!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76楼 发表于: 2017-04-25 17:04:40
笫二次失足
安城“大池汇头”,是夏日里童年洗浴的地方。
临河的“踏道”上建有槽型石墙,那是大人、孩童洗浴后换裤衩之隐蔽处。
那一年,我随小叔去洗浴。小叔“扑嗵”一声跃入河中,便与小伙伴们箭也似地向对岸游去。剩下“岸头螺丝”的我,眼瞧着浪花叠起,你追我赶嬉戏的人们,心中不免跃跃欲试。于是,我双手擎举,试探着一步一步地迈向河心。突然,一脚踏空,我便跌落在深潭中,只有擎举的双手露出水面。
此刻,小叔全然不知死神在步步向我逼近;依然性趣盎然地在河心“劈波斩浪”。
水面上我那晃动的双手,在绝望中无声的摇曳着。然而,终究是那么苍白无力,那么无济于事,那么拼命地,而捞不到一根救命的稻草。
感谢上苍,危难之中救人于斯。此时,石桥头的六十叔正巧路过“大池汇头” 他见到了水中乱晃的双手,火速跳入河中,将我救出了水面。
1条评分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25

发帖
12253
E币
3243338
威望
6371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77楼 发表于: 2017-04-25 19:33:18
回 76楼(新香庐峰) 的帖子
新香庐峰:笫二次失足
安城“大池汇头”,是夏日里童年洗浴的地方。
临河的“踏道”上建有槽型石墙,那是大人、孩童洗浴后换裤衩之隐蔽处。
那一年,我随小叔去洗浴。小叔“扑嗵”一声跃入河中,便与小伙伴们箭也似地向对岸游去。剩下“岸头螺丝”的我,眼瞧着浪花叠起,你追我赶嬉戏的人们 ..(2017-04-25 17:04)

大难无事,定有后福!
正式会员
论坛UID:956370

发帖
187
E币
2222
威望
72
贡献
3
只看该作者 78楼 发表于: 2017-04-25 21:25:31
六十叔现在已老年痴呆了!

内容来自触屏版

正式会员
论坛UID:956370

发帖
187
E币
2222
威望
72
贡献
3
只看该作者 79楼 发表于: 2017-04-25 21:29:26
到处送人钱,而且买东西不要找零,说钱没用,可惜了!

内容来自触屏版


发帖
12253
E币
3243338
威望
6371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80楼 发表于: 2017-04-26 08:14:19
回 第78楼(漫步荒原)的帖子
漫步荒原:六十叔现在已老年痴呆了! (2017-04-25 21:25) 

做人最怕这个病,半死半活,生不如死!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81楼 发表于: 2017-04-26 10:00:42
回 第78楼(漫步荒原)的帖子
漫步荒原:六十叔现在已老年痴呆了! (2017-04-25 21:25) 

唉!待我去问一下他弟弟五云。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82楼 发表于: 2017-04-26 16:24:45
远足
清明那天,天蒙蒙亮便有同学瑞林来叩门。我匆忙地扒下几口水泡饭,掖了掖贴身带有体温的5毛钱,出发了。
幼年时讲的远足,就是去烈士陵园扫墓;每逢清明学校便包船,四支橹“嗷嗷”地向绍兴城里挺进。
两旁姹紫嫣红的苜蓿怒放,金黄的油菜花散发浓郁的芳香,船在江中,如在画中。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继承革命前辈的光荣传统,爱祖国,爱人民,鲜艳的红领巾飘扬在前胸…….”同学们在老师的指挥下,群情激昂、歌声嘹亮。
不知不觉,一路歌声船过蕺山脚下。片刻便停靠在“城北桥” 码头,同学们列队上岸,徒步向龙山烈士陵园进发。
龙山上,苍松虬立、柏树叠翠。少先队员列队站立在墓碑前。一位身穿军装的解放军叔叔,向同学们介召,在解放绍兴中几位光荣献身的烈士的英勇事迹。当时,在那种壮严肃穆的气氛中,我被烈士的英雄事迹感动的热泪盈眶……
傍晚时分,船在回返的途中行进。我掏出剩余的皱皱巴巴的2毛多零钱,看着带回去的二只烧饼,和蕺山脚下捡回的,瓷厂废弃的圆圆碗底,神秘地笑了。
1条评分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26

发帖
12253
E币
3243338
威望
6371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83楼 发表于: 2017-04-26 19:33:48
回 82楼(新香庐峰) 的帖子
新香庐峰:远足
清明那天,天蒙蒙亮便有同学瑞林来叩门。我匆忙地扒下几口水泡饭,掖了掖贴身带有体温的5毛钱,出发了。
幼年时讲的远足,就是去烈士陵园扫墓;每逢清明学校便包船,四支橹“嗷嗷”地向绍兴城里挺进。
两旁姹紫嫣红的苜蓿怒放,金黄的油菜花散发浓郁的芳香,船在江中,如在画 ..(2017-04-26 16:24)

我很有同感~!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84楼 发表于: 2017-04-27 16:37:05
     史无前例
公元一九六六年,正当我满怀求知欲望,做梦也想就读初中时,中国发生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
于是,安城的房前屋后、围墙上到处写满了“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紧密团结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周围”、“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毛主席万岁! 万万岁!”等标语,人们疯狂地追随到“全国山河一片红” 的形势中。
一天,我们“红小兵”冲进县文教局大楼。大楼内早已人去楼空,只见室内一片狼籍,*****不成,无功而返的我们,只好来回踢几下楼地面上的热水瓶壳,以泄私忿;权当已造了“当权派”的反而怏怏回返。
学校停课了,“红小兵” 们追随安城的荣富去横扫四旧,隔河相望的紫竹庵便首当其冲。我先是看到大人们将庵内的泥塑木雕一股脑砸个稀巴烂, 然而再命令我们去搬运, 我颤抖着扛起木雕, 罪人似地忏悔,菩萨饶恕之类的话语。
“大串联” 开始了,我眼看着秋炎他们去北京串联,羡慕他们笫一天从绍兴徒步到杭州,而深感自己因是小学生,未被加入“大串联” 的行列而遗憾。于是,后来我又以加入了“蔡永祥战斗队”,而聊以自慰。
那年月,安城也流行早请示晚汇报。清晨,一家人站立在毛主席像前,手捧红宝书,一遍又一遍地念叨:“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傍晚,一家人站立在毛主席像前口中念念有词地背颂毛主席最新指示和“老三篇”。
“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雨露滋润禾苗壮,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鱼儿离不开水,瓜儿离不开秧,革命群众离不开,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一曲《大海航行靠舵手》唱红了全国山河。
学校停课,工厂停产,大串联风起云涌,一代忠臣遭受不白之冤。全国人民投入了誓死保卫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文攻武围”之中…….
 
1条评分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4-27

发帖
12253
E币
3243338
威望
6371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85楼 发表于: 2017-04-27 20:51:17
回 84楼(新香庐峰) 的帖子
新香庐峰:     史无前例
公元一九六六年,正当我满怀求知欲望,做梦也想就读初中时,中国发生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
于是,安城的房前屋后、围墙上到处写满了“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紧密团结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周围”、“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 ..(2017-04-27 16:37)

感谢兄弟分享!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86楼 发表于: 2017-04-28 07:22:29
大锅饭
     那年“济周家”里,摆满了长桌、板凳,成了安城人吃大锅饭的食堂。
烧饭的是“溇里婆婆”。婆婆常常用棺材板烧饭,于是,大食堂内便弥漫了油松香味。据说,大人孩子闻到棺材板燃烧时发出的气味要生病的,只是婆婆在烧,我并不觉得可憎可怖。
每逢开饭时刻,“济周家” 里摩肩接踵,人声鼎沸。有人倒也本分,只顾埋头吃饭,吃完便走;有人,边吃边喊:“人民公社好,放开肚皮吃饱饭!”全然不顾雪白的米饭洒落满地、满桌;有人,扒二口剩下半碗便不吃;更有甚者,是那惨不忍睹的,半碗、半碗倒在长桌上的米饭……
人说好景不长,大锅饭也终因没几日折腾,便日入不敷出、分道扬镳了。
 
2条评分E币+3000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03
红色小绍兴 E币 +3000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03

发帖
12253
E币
3243338
威望
6371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87楼 发表于: 2017-04-28 08:57:56
回 第86楼(新香庐峰)的帖子
新香庐峰:大锅饭
那年“济周家”里,摆满了长桌、板凳,成了安城人吃大锅饭的食堂。
烧饭的是“溇里婆婆”。婆婆常常用棺材板烧饭,于是,大食堂内便弥漫了油松香味。据说,大人孩子闻到棺材板燃烧时发出的气味要生病的,只是婆婆在烧,我并不觉得可憎可怖。
每逢开饭时刻,“济周家” 里摩肩接踵,人声鼎沸。有人倒也本分,只顾埋头吃饭,吃完便走;有人,边吃边喊:“人民公社好... (2017-04-28 07:22) 

58年城里居委会也办了大食堂!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88楼 发表于: 2017-04-28 18:15:30
五一后待续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89楼 发表于: 2017-05-02 20:10:12
心中的怀念
我常常听我父亲回忆,他在9岁那年,在安城庙台前曾经遇见过的那个人,是他一生中永远难以忘怀的人。
父亲已经是87岁高令的老人了,作为晚辈的我感动父亲对那人的感恩与怀念;也作为一位老党员积聚内心深处多年的话语,时时在督促我务必要将他写成文字以广而告之:
“一九三九年的暮春,王文奎在安城庙台前施粥。
三只大铁镬冒着腾腾的热气。
贫困饥饿的人群,排着长队。
此时,有一位男童手端瓦钵颤巍巍地从石台阶上走下。不料,男童足下一滑瓦钵摔落,溅满一地的热粥与碎片。男童呜咽着哭泣起来。
庙台旁一只手摇乌篷船嘎然而至,船上走下三人。走在最后的那位,倏忽来到男童前。
‘不哭,不哭’那人说着便中口袋里掏出一张钞票来
从此,男童的脑海里深刻地印记了那终生难忘的一幕:
一张五角面额的浙江地方银行钞票,
一张慈祥的面容下镶嵌的那浓浓的双眉……”


父亲无数次地对我提起,并肯定地说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是不是他我无从考证,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共和国总理周恩来在9岁男童心里的感恩与怀念是终生的。想到此,与其说不是不如说是,因为这是父亲心中烙下的永久的记念。
快速回复
限7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