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9914阅读
  • 187回复

安城拾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一星会员
论坛UID:704542

发帖
554
E币
246267
威望
612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90楼 发表于: 2017-05-03 10:36:17
回 30楼(漫步荒原) 的帖子
漫步荒原:安城石姓不多的,石红云的丈夫就是浙大的教授,她现在开了一家印刷厂,她的外甥女是浙江理工大学书记。
而别一家石百千老师已生病过世了,他大儿子发达了,在宁波开了一家自营进出口公司,石百康还健在(2017-04-11 13:44)

石红云是我亲舅妈闹,其丈夫是我亲舅舅,理工书记也是我阿姨不过现在已经退休了
一星会员
论坛UID:1071484

发帖
779
E币
245954
威望
609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91楼 发表于: 2017-05-03 12:32:33
前辈写的其实就是东安村,严格来讲安城是公社(乡)包括:东安、西安、高木、丁墟、宋家埭、王家埭、兴塘、陶家埭、高车头、嵩湾等等村的。前辈估计现在已不在老家东安住了吧。
游民
论坛UID:2006983

发帖
5
E币
10
威望
2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92楼 发表于: 2017-05-03 17:30:00
游在山水间:是的。
你是否读过中学? (2017-04-11 08:18) 

石继昌当过绍兴一中副校长,已经退休。

内容来自触屏版

游民
论坛UID:2006983

发帖
5
E币
10
威望
2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93楼 发表于: 2017-05-03 17:31:51
游在山水间:1967年春节期间,我去过安城,在石姓人家。点心是裹饭团团,绍兴一种水煮团子。很好吃,不是大户人家,不为以此待客。其长子,时为浙大学生,与某是当地同校高中生为好友。记得其家,进门有一天井。
又有安城同学杨某,是某好友,现已在宁波以高级教师退休。石某为绍一中校长。
安城,又是我初中同学王某家居地。65年,为马中体育老师,半个多世纪没有信息,想念他。他叫王森某,楼主能提供信息吗?
安城有太多的人事关系了。 (2017-04-10 12:23) 

王某是不是王森林?

内容来自触屏版

游民
论坛UID:2006983

发帖
5
E币
10
威望
2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94楼 发表于: 2017-05-03 17:36:14
天丰华府:前辈写的其实就是东安村,严格来讲安城是公社(乡)包括:东安、西安、高木、丁墟、宋家埭、王家埭、兴塘、陶家埭、高车头、嵩湾等等村的。前辈估计现在已不在老家东安住了吧。 (2017-05-03 12:32) 

安城本就是指东安和西安两个村。八十年代将合作乡改为安城乡的。

内容来自触屏版

游民
论坛UID:2006983

发帖
5
E币
10
威望
2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95楼 发表于: 2017-05-03 17:47:25
楼主好!很高兴读到你的关于安城的美文。我也是安城人,学校旁边的。我们应该互相认识,你的两点弟弟我也认识,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妹妹?

内容来自触屏版

正式会员
论坛UID:77818

发帖
751
E币
19824
威望
293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96楼 发表于: 2017-05-03 17:51:45
应该写全村80后的噩梦,安荣、陆姑婆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97楼 发表于: 2017-05-03 17:54:45
农忙
那年月,一年里收获小麦、早稻、晚稻共三季。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安城农民,他们辛勤劳作,精心耕耘,盼望的是秋天有个好收成。
农忙来临,我们“革命的接班人”都要自觉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于是,在老师的带领下,我们来到田间地头、帮助农民插秧、耘田、割稻刈麦之类。
插秧,六株一行,脸朝前方,鞠着屁股躬着腰。先是从左往右插1、2、3、4、5、6,向前挪半步;再是从右往左插6、5、4、3、2、1如此往复着向前,且不言腰酸背疼,光在烈日下鞠腰瓦腚的数十小时暴晒,也够戗。那汗珠“扑喇喇”如雨落下….. 从此也真正体会了农民的艰辛。
农历六月天,日头荼毒。我们头戴草帽,赤脚来到田滕上,面对热浪扑面的秧田,农民们一个个“扑嗵、扑嗵”地跪入秧田,你是接受他们再教育的学生,上刀山,下火海都不怕,岂能惧怕耘田呢?于是我们双腿跪入滚烫中,双手来回在秧田里拨弄,全然不顾牛虻、蚂蟥的叮咬;忘了双腿随时面临碎玻璃、钉螺的威胁;忘了秧苗的戳痒,你追我赶向前爬去。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学生们天蒙蒙亮便来到稻田边,我们挑选好镰刀,面对着一望无垠的稻田,跃跃欲试甩开膀子大干一场的干劲骤然而生。先是有人分工,从边缘起依次排序。一声令下,顿时听到“嚓、嚓”的声音,银镰挥舞,汗水洒落,脚后放倒了大片大片稻节,渐渐地向天边延伸。傍晚,望着大片被割倒的稻田,我们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2条评分E币+5000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16
红色小绍兴 E币 +5000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16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98楼 发表于: 2017-05-03 17:56:25
回 96楼(yashanoo) 的帖子
yashanoo:应该写全村80后的噩梦,安荣、陆姑婆[表情] (2017-05-03 17:51)

可以尝试,你提供题材我来写。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99楼 发表于: 2017-05-03 17:58:57
回 95楼(tel17771) 的帖子
tel17771:楼主好!很高兴读到你的关于安城的美文。我也是安城人,学校旁边的。我们应该互相认识,你的两点弟弟我也认识,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妹妹?(2017-05-03 17:47)

你好老乡!我有二个弟弟,妹妹是堂的。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00楼 发表于: 2017-05-03 18:01:22
回 94楼(tel17771) 的帖子
tel17771:安城本就是指东安和西安两个村。八十年代将合作乡改为安城乡的。(2017-05-03 17:36)

是的,安城本就是指东安和西安两个村。本人离开安城有47年之久了。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01楼 发表于: 2017-05-03 18:04:56
回 91楼(天丰华府) 的帖子
天丰华府:前辈写的其实就是东安村,严格来讲安城是公社(乡)包括:东安、西安、高木、丁墟、宋家埭、王家埭、兴塘、陶家埭、高车头、嵩湾等等村的。前辈估计现在已不在老家东安住了吧。(2017-05-03 12:32)

本人离开安城有47年之久了。
一星会员
论坛UID:1071484

发帖
779
E币
245954
威望
609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02楼 发表于: 2017-05-03 19:10:40
您是周顺兴?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03楼 发表于: 2017-05-03 19:23:44
回 第102楼(天丰华府)的帖子
天丰华府:您是周顺兴? (2017-05-03 19:10) 

真聪明!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正式会员
论坛UID:956370

发帖
187
E币
2222
威望
72
贡献
3
只看该作者 104楼 发表于: 2017-05-03 19:27:57
听上辈老人说安城地主王六奎后来是被枪毙掉的,他们还在念叨他的好,从外面赚来的钱来安城做善,修桥铺路,庙沿汇头的路都是他铺的,都是很大的青石板,大路汇头的洗浴踏道,换裤石萧墙,大路上的石櫈,也是他修的,还有安城与丁墟之间的石桥也是他出资修的,而且他自己是很节俭的

内容来自触屏版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05楼 发表于: 2017-05-03 20:43:17
回 104楼(漫步荒原) 的帖子
漫步荒原:听上辈老人说安城地主王六奎后来是被枪毙掉的,他们还在念叨他的好,从外面赚来的钱来安城做善,修桥铺路,庙沿汇头的路都是他铺的,都是很大的青石板,大路汇头的洗浴踏道,换裤石萧墙,大路上的石櫈,也是他修的,还有安城与丁墟之间的石桥也是他出资修的,而且他自己是很节俭 ..(2017-05-03 19:27)

是的,我也听说他做了不少善事。
一星会员
论坛UID:1071484

发帖
779
E币
245954
威望
609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06楼 发表于: 2017-05-03 21:09:54
东安戏台和大庙,现在是县级文保单位了,估计到时候也就它们还能保住,不被拆掉。可惜的是戏台牛腿前些年被不法分子偷去了,很是可惜。
1条评分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16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07楼 发表于: 2017-05-03 21:49:19
回 106楼(天丰华府) 的帖子
天丰华府:东安戏台和大庙,现在是县级文保单位了,估计到时候也就它们还能保住,不被拆掉。可惜的是戏台牛腿前些年被不法分子偷去了,很是可惜。[图片][attachm ..(2017-05-03 21:09)

这组照片,保存好,很珍贵。
正式会员
论坛UID:956370

发帖
187
E币
2222
威望
72
贡献
3
只看该作者 108楼 发表于: 2017-05-03 22:04:25
第一排中间高是六十叔,旁边是六十嫂

内容来自触屏版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09楼 发表于: 2017-05-04 06:16:57
回 第108楼(漫步荒原)的帖子
漫步荒原:第一排中间高是六十叔,旁边是六十嫂 (2017-05-03 22:04) 

是的,岁月不经意流逝都老了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704542

发帖
554
E币
246267
威望
612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10楼 发表于: 2017-05-04 15:15:44
我看到我外婆了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11楼 发表于: 2017-05-04 18:10:50
一次难忘的午餐
许多年前,二姨正值花季年华时,在马山砖瓦厂做托砖坯的苦力。
一天,母亲从安城领着我走过一段段凹凸不平的石板路,翻过一座座小石桥,绕过一个个坑坑洼洼的沼泽之地,来到了马山。
二姨见到了大姐和大外甥的我,自然是欣喜异常;姐妹俩自然也亲密无间,少不了嘘长问短的唠叼。
中午时分,二姨盛情挽留我们。只是,当时我年幼无知,那次共进午餐的情景也全然忘却在洼爪之国了。
傍晚,二姨回家。外婆问起二姨吃晚饭没的话,二姨点头示意后, 便一脸疲倦地倒在床上睡了。
后来,母亲才听说,二姨每餐的定粮仅二两米饭。那天为了招待我们母子,竞将晚餐的二两也用上了。那天傍晚,二姨是瞒着外婆,饿着肚皮回家的。
吃遍世上生猛海鲜、山珍野味饕餮大餐之人,也许会嗤之以鼻,或者不屑一顾。而我则以为那次午餐,是最难忘的午餐!尽管带着些许辛酸,但发人深思,令人永志不忘。
1条评分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16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12楼 发表于: 2017-05-04 18:17:06
回 110楼(发闪娘娘) 的帖子
发闪娘娘:我看到我外婆了(2017-05-04 15:15)

发闪娘娘你外婆我认识吗
一星会员
论坛UID:704542

发帖
554
E币
246267
威望
612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13楼 发表于: 2017-05-05 11:10:49
应该认识吧老一辈了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14楼 发表于: 2017-05-08 14:07:35
因电脑黑屏,只好待修复后再继续。另外红斑竹久违了,近来可好?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15楼 发表于: 2017-05-15 18:02:34
一只喇叭
      记不清是何年何月之事了,总之那天我手捧一只喇叭【舌璜喇叭】如获珍宝似的回家来。
从此,家中热闹了许多,我也因此有了寄托。我似乎一听到喇叭响起,便习惯性地意识到,清晨的来临,晌午的到来与一天的逝去。我清晰地记得,男广播员用的是绍兴方言,他天天例行公事似的开始广播:“合作人民公社广播站,社员同志们,贫下中农同志们……”之后,广播里便响起东方红乐曲声……晚上随着新闻联播的结束,也便在国际歌声结束了全天的广播。
那时,广播里没有动听悦耳的歌曲;也没有使人难忘的故事;更没有越剧、绍剧、莲花落之类的戏曲。总之只记得有了喇叭便觉得新鲜、热闹。
其实,那时田间也有了广播,它大概用来临时通知社员同志们去哪去开会,还有咿咿呀呀的,好似专唱革命现代京剧什么的。
我家的那只纸喇叭,那年那月的一天,是我从安城大队里买来的。母亲回想起其当时的价格,回答说:“大概4--5元之间吧。”
 
1条评分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16

发帖
3920
E币
456919
威望
1828
贡献
4
只看该作者 116楼 发表于: 2017-05-16 07:38:33
继续关注

发帖
12244
E币
3242720
威望
6361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117楼 发表于: 2017-05-16 07:42:01
回 115楼(新香庐峰) 的帖子
新香庐峰:一只喇叭
      记不清是何年何月之事了,总之那天我手捧一只喇叭【舌璜喇叭】如获珍宝似的回家来。
从此,家中热闹了许多,我也因此有了寄托。我似乎一听到喇叭响起,便习惯性地意识到,清晨的来临,晌午的到来与一天的逝去。我清晰地记得,男广播 ..(2017-05-15 18:02)

很享受,再次感谢!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18楼 发表于: 2017-05-16 16:30:44
票证发放
   曾记得,在共和国历史上一度实行过凭票供应的年月。诸如:煤球票、油票、布票、粮票、豆制品票、糖票、烟票等等不胜枚举。
    那年月,母亲是负责安城农村居民供应户的小组长。107户供应户布遍村头巷尾,全有母亲一人无偿地为大家操劳奔走。
    先说烟票的发放吧,那时每月定量供应烟票二次。根据烟令的长短最多每次可发放一包烟票,其余的吸烟者每次发放是10支、5支类推。油票每人每月2两,都有母亲领到后挨家逐户按人头发放。
    一次,母亲把定量油票发放给荷花家。不料,第二天荷花的母亲气冲冲地找上了门。老太婆矢口否认领到油票,尽管母亲耐心解答,那老太婆依然不依不饶并口吐脏言哭骂无常。母亲强忍委屈,尽管诉说着当时荷花领票的经过,终究也无济于事。老太婆大哭大骂洒泼在地。
    为人民服务,无偿地为大家操心忙碌,有时也会遭到莫名的猜疑和辱骂。好在苍天有眼还了母亲的清白;荷花一番翻箱倒柜的折腾后,终于在装罗汉豆的翠瓶内找到了油票。
那老太婆自知内心有愧,也自知伤人太甚。致使多年,在与母亲见面时,也不曾抬起过头正视过母亲。


1条评分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18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19楼 发表于: 2017-05-17 18:10:07
捉鸡粪
曾记得上小学时的那年那月的那天,也许是老师响应“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 的缘故,竞别出心裁地向学生布置了一项奇特的任务:“捉鸡粪”
那鸡粪有干巴橛、烂溏之分,没有“家伙” 用手是万万不可捉的。记得我用马口铁片自制了一只“刮耙子” 对准鸡粪轻轻一搂,便兜底连根的进了簸箕内。
那时放学回家,我的首要任务是拿着簸箕、“刮耙子” 去祠堂前道地上捉鸡粪,随着循环往复的动作和与小孩们争相抢捉,我也从中体会到未曾有过的快意和满足。
回想起来,只是捉来的鸡粪如何上缴,我又有否得到老师的褒奖,已忘却在洼爪国里毫无踪影了。
 
1条评分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18
快速回复
限7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