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0334阅读
  • 188回复

安城拾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2899
E币
6110944
威望
6524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120楼 发表于: 2017-05-18 08:05:59
回 119楼(新香庐峰) 的帖子
新香庐峰:捉鸡粪
曾记得上小学时的那年那月的那天,也许是老师响应“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 的缘故,竞别出心裁地向学生布置了一项奇特的任务:“捉鸡粪”
那鸡粪有干巴橛、烂溏之分,没有“家伙” 用手是万万不可捉的。记得我用马口铁片自制了一只“刮耙子” 对准鸡粪轻轻一搂,便兜底 ..(2017-05-17 18:10)

这种活儿我也干过!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135
E币
190434
威望
421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21楼 发表于: 2017-05-18 18:07:01
马桶,虽不登大雅之堂;文字叙述却不然。世上没有不可写的,问题是从何角度去描述。朋友既有‘捉鸡屎’在前,何必不马桶呢?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135
E币
190434
威望
421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22楼 发表于: 2017-05-18 18:09:49
马桶
马桶,木质带盖;桶身铜环紧箍,木盖雕花镂金。大抵为江浙一带所首选-----昔日妇女之必备。
传说,罗成因天神的误报,雷公电母追来,罗成无处躲藏之际,其母情急之下让其咬住马桶檐才免遭雷劈。鬼魅魍魉大抵也惧怕“污秽冲天” 的马桶的。
幼年,正值情窦初开时节,我常常会被马桶内发出的“天籁”般的潺潺声,而堕入云里雾地般的沉醉;以至于幻化出许多美好神往的画图来。
那年月,家家都有茅坑。我家后门河檐边上的那口缸,月余便将满溢。于是,我常常见到那“料” 被农民们宝物似的用船载走的情景;而我又常常会因那“料” 换回的块把零钱而欣喜。
1条评分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19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135
E币
190434
威望
421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23楼 发表于: 2017-05-19 16:23:59
茶店
距我家十余步,开有一爿茶店,不过那是很久年以前的事了。
茶店主人叫阿海。明人不说暗话;也绝无贬意。只因阿海自幼右腿残疾,走路时双肩一高一低地摆动,扭动着的身躯跳舞似地吸引眼球。
阿海烧水用的是煤球炉,常常是头一天用碎煤灰加水搅匀封在炉口,第二天三更时分,便捅开煤炉烧水,省去了重新生炉的程序。
吃茶的常客,有阿德大师、幼其老先生、我的声道、汇头洋阿元、老酒公公等等。记得黎明前,依然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茶店里昏暗的菜油灯下,却人头攒动,喧闹异常了。
人们沏上7分钱一壶的劣质红茶或绿茶末,坐在茶店里可以享受多次的免费添水,直至茶水颜色淡去。喝茶中人们可以高谈阔论,道听途说,甚至于大放厥词之类的。总之老头们的去处,年青人是不会涉足的。然而,幼年的我,偶尔也会去光顾。
我的光顾,委实因说书人的蛊惑所致。一次茶店里来了位马山的说书人,此人身穿大衫马褂,说起书来,绘声绘色,手舞足蹈。什么草上飞雎鸽,摊掌功田雀,点笃法凌顺,铁罩笼鲍钉……着实让我迷恋了一阵子。
 
2条评分E币+5000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19
红色小绍兴 E币 +5000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19
正式会员
论坛UID:837402

发帖
130
E币
275
威望
23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24楼 发表于: 2017-05-19 16:46:53
满满的绍兴味道   比央视的女儿红电视剧更醇厚
一星会员
论坛UID:68667

发帖
4800
E币
87150
威望
817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25楼 发表于: 2017-05-19 17:56:55
石桥头金家金宝元子孙前来报道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135
E币
190434
威望
421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26楼 发表于: 2017-05-19 18:30:37
你好,小老乡!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135
E币
190434
威望
421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27楼 发表于: 2017-05-19 18:31:30
回 125楼(年华似水) 的帖子
年华似水:石桥头金家金宝元子孙前来报道[表情] (2017-05-19 17:56)

你好,小老乡!
一星会员
论坛UID:68667

发帖
4800
E币
87150
威望
817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28楼 发表于: 2017-05-19 21:34:10
写的都是我们东安啊,你跟我爸妈他们应该是同一辈的,我爸1954年的,剃头的根寿当时我们叫他乾爷爷的,吉庆开的杂货店跟曾祖母的金宝元对面对就隔了条河,你应该知道是谁吧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135
E币
190434
威望
421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29楼 发表于: 2017-05-20 07:48:38
回 128楼(年华似水) 的帖子
年华似水:写的都是我们东安啊,你跟我爸妈他们应该是同一辈的,我爸1954年的,剃头的根寿当时我们叫他乾爷爷的,吉庆开的杂货店跟曾祖母的金宝元对面对就隔了条河,你应该知道是谁吧(2017-05-19 21:34)

是的,又见安城人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135
E币
190434
威望
421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30楼 发表于: 2017-05-20 12:40:10
我的声道
上了年纪的安城人,一提起“我的声道” 决然会想起此人的神秘与蹊跷。
“我的声道” 其实不是此人的名姓,则不过是绰号代名词而巳。
幼年的我,常常会聆听到“我的声道” 慷慨激昂的言谈,只是冥顽不开的我,终于至今也没记住一句。
许多年过去了,我终于也只好牵强附会地理解:人们在申明个人的观点前,慷慨激昂的言谈前,不正习惯于强调,我说,我说之类的吗?
如此而言,我以为“我的声道” 应该与我说二字同义。故,人们隐去了他的名姓而不叫。如此来见,安城这不起眼的小地方,当年也有儒雅文人的。
2条评分E币+4000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21
红色小绍兴 E币 +4000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21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135
E币
190434
威望
421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31楼 发表于: 2017-05-22 17:12:14
大灶
    忽然想到了大灶,想到了绾草结,想到了火舔撩拨下‘轰’地一声,一阵烟尘过后火焰熊熊的灶眼。
    我家的灶,充其量也只能算单眼灶。汤锅是有的,俗话说“镬里勿滚,汤锅里先滚",那定然要归咎于打灶的泥匠了。
    绍兴的80后大都不知灶为何物,更不知它的形状和曾经的存在。那是他们的父辈以及祖辈们,世代袭用,每日三餐必用的工具。诚然,与家庭劳力强壮、人丁兴旺有关;与田畈稻田有关、与满屋的稻草麦秸有关。一言蔽之:与父辈与祖辈人生命的存在息息相关。
    我分明记得,我手里捋过的一束稻草,在我的一扭一拧下,麻利地绾成了草结;便顺手塞进了灶眼里。草结在火舔的轻轻撩拨下,火焰便熊熊地弥漫了灶眼。
我似乎又看到了镬盖与铁镬周边‘丝丝'地冒着蒸汽,镬盖与镬周边乳白色的米汤溢出。我回味着镬底焦黄色香味扑鼻勾人垂涎的镬焦……
2条评分E币+5000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22
红色小绍兴 E币 +5000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22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135
E币
190434
威望
421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32楼 发表于: 2017-05-23 06:46:44
 露天电影
也许,你没看过露天电影;也许你会说露天电影不值得炫耀,抑或更无必要提笔渲染之类的话。
其实不然。那年月,即便安城的左邻右村,如高木,杨树溇、田港、坡塘等地放映露天电影,人们也会不辞劳苦,在漆黑的夜色里,翻过独木小桥,踏过坎坷的石板路,那怕是跋涉在溜滑的田滕上,也会三五成群、结帮成伙地欣然前往。
那是物质基础相当匮乏,人们生活水平相当贫困,文化生活相当贫瘠单调的年代 ,孩童们一腔热血奔走,全凭着好奇性的驱使。
记得那年正月初一,我前往马山观看看电影。电影是《南海潮》,我分明记得有人将鱼叉狠命地刺去的情景。也许被刺的是个坏人,我想一定是的,好人不会被刺中的….. 正当我被片中复仇的情景激动得热血沸腾时,突然电灯亮起,只听得放映员用绍兴方言对观众说:“《南海潮》上集到此结束,《南海潮》下集呒有拍出,观众同志们再会!”
真扫兴,似乎从那晚开始,以至于若干年后的今天。我一直在为脑际萦绕的鱼叉而激动,为那浪涛翻滚的大海而激动,为终究没有拍摄上映的《南海潮》下集而深深遗憾。
2条评分E币+5000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25
红色小绍兴 E币 +5000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25
正式会员
论坛UID:1688055

发帖
180
E币
17358
威望
179
贡献
57
只看该作者 133楼 发表于: 2017-05-23 12:20:48
我是田港坡塘的,小学三年级开始要到安城读小学,记的那时有学校有个校办塑料厂,六一节有免费糖吃,有个烧饭的婆婆有点凶,石百千老师印像很深的,合作中学毕业时正是大学生动乱那年!想起来心潮澎湃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135
E币
190434
威望
421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34楼 发表于: 2017-05-23 18:34:48
回 133楼(袍江男宁) 的帖子
袍江男宁:我是田港坡塘的,小学三年级开始要到安城读小学,记的那时有学校有个校办塑料厂,六一节有免费糖吃,有个烧饭的婆婆有点凶,石百千老师印像很深的,合作中学毕业时正是大学生动乱那年!想起来心潮澎湃(2017-05-23 12:20)

你好!合作中学的校友,握手。
正式会员
论坛UID:1688055

发帖
180
E币
17358
威望
179
贡献
57
只看该作者 135楼 发表于: 2017-05-23 19:41:48
兄长,你好,看你的随笔,等于在回忆自己的过去!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68667

发帖
4800
E币
87150
威望
817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36楼 发表于: 2017-05-24 11:30:27
回 131楼(新香庐峰) 的帖子
新香庐峰:大灶
    忽然想到了大灶,想到了绾草结,想到了火舔撩拨下‘轰’地一声,一阵烟尘过后火焰熊熊的灶眼。
    我家的灶,充其量也只能算单眼灶。汤锅是有的,俗话说“镬里勿滚,汤锅里先滚",那定然要归咎于打灶的泥匠了。
 &nb ..(2017-05-22 17:12)

这个我要纠正下,80后还都是知道大灶的,我是80后,农忙时饭菜都是我烧的,烧的就是大灶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135
E币
190434
威望
421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37楼 发表于: 2017-05-24 13:07:06
回 第136楼(年华似水)的帖子
年华似水:这个我要纠正下,80后还都是知道大灶的,我是80后,农忙时饭菜都是我烧的,烧的就是大灶 (2017-05-24 11:30) 

哦,同意纠正。感谢!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正式会员
论坛UID:1663974

发帖
11
E币
10022
威望
105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38楼 发表于: 2017-05-24 23:35:31
回 第110楼(发闪娘娘)的帖子
发闪娘娘:我看到我外婆了 (2017-05-04 15:15) 

你姓杨?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135
E币
190434
威望
421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39楼 发表于: 2017-05-25 07:30:41
  观潮
农历八月十八,是杭州湾得天独厚,一年一度的大潮汐。午后,钱塘江水,从远方天际,似一条白色的线,渐渐地由远而近。那气势似万马奔腾,喧嚣着、翻腾着、荡涤着……              
虎口拔牙的赶潮人,赤脚奋力奔跑在潮头前。镇塘殿海塘上人声鼎沸,一片为之大呼小叫的惊诧。
倾刻间,那潮头所到之处,海滩泥沙俱起,浊浪滔天。
那潮头,疯狂似地冲锋陷阵而去,兀自奔向远方。留下的是,泥沙俱起的滔天浊浪与被吞噬了的海滩。
幼年的我,每年都会期盼这一天,这一刻的到来,而我只为了这壮观的一瞬间。因而,每逢八月十八,我便早早从安城来到江口峰外婆家,跟随大舅去镇塘殿海塘观潮。
我记得每次,大舅总会掏出积攒已久的皱巴巴的零钱,给我买木莲豆腐,还有方柿、甘蔗之类。每当潮头来临前,大舅总会示意我骑在他的脖胫上观望。
呵!远去了的岁月;难忘的童年镇塘殿观潮。
 
1条评分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2017-05-25
正式会员
论坛UID:1688055

发帖
180
E币
17358
威望
179
贡献
57
只看该作者 140楼 发表于: 2017-05-25 11:20:55
镇塘殿现在还可以抲抲毛大蟹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二星会员
论坛UID:814831

发帖
4936
E币
279703
威望
1838
贡献
1
只看该作者 141楼 发表于: 2017-05-25 13:32:32
蛮好的,只是现在没沉下心来看大片的文字~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135
E币
190434
威望
421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42楼 发表于: 2017-05-26 14:37:21
祭祖    
但凡人类驾鹤逝去,大多儿女子孙辈都会将祖坟修
葺一新,每逢清明便去扫墓祭祖。绍兴人称之为上坟。
在我幼年时,那时尚未推行火葬。祖父祖母去世后相继埋葬在如今的洋泾湖公园近旁。
一排矩形的石板制作而成的“石骨”,石骨内便是存放爷爷奶奶的棺木了;爷爷奶奶的遗骸便永久地存放在里面。一旁的是溇里的公公和婆婆,据说生前的好邻舍,阴间也适宜做邻居的。
我分明记得有几次去看望祖父和祖母,但大都鞠躬叩拜后匆忙离去。渐渐地在我的脑海中滋生了难以言状的感觉,终究形成了人生虚空的认知。我以为祖上的离去,又有几代人会记起?近亲只有儿女这一代,或许会熟悉你的音容笑貌,梦中会常常与你相遇。至于孙辈大多会模糊不清,又何曾会有晚辈回想起你,以至于忘却你曾经的存在。亲人如此,又何况外人呢?
我的祖父祖母生有仨子,父亲排行老二。先前听说祖父祖母的坟地要动迁,父辈们也几经挪腾搬迁,将爷爷奶奶的遗骸保存了下来。但后来又不知何故,终究将二位祖上的遗骸丢失以至于不知去向;以至于清明时节想去祭祖也无从前往。诚然,好在母亲每逢年节及爷爷奶奶的忌日,都会摆一桌饭菜,点烛,烧些银锭元宝之类以供奉。
黑暗忠厚的地母呵,让祖父祖母在你的怀抱里永安二老的魂灵吧!

发帖
12899
E币
6110944
威望
6524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143楼 发表于: 2017-05-26 19:14:36
回 第142楼(新香庐峰)的帖子
新香庐峰:祭祖
但凡人类驾鹤逝去,大多儿女子孙辈都会将祖坟修
葺一新,每逢清明便去扫墓祭祖。绍兴人称之为上坟。
在我幼年时,那时尚未推行火葬。祖父祖母去世后相继埋葬在如今的洋泾湖公园近旁。
一排矩形的石板制作而成的“石骨”,石骨内便是存放爷爷奶奶的棺木了;爷爷奶奶的遗骸便永久地存放在里面。一旁的是溇里的公公和婆婆,据说生前的好邻舍,阴间也适宜做邻居的。
我分明... (2017-05-26 14:37) 

很感动,只能讲这三个字,人生如梦啊!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135
E币
190434
威望
421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44楼 发表于: 2017-05-27 16:26:06
祖父之死
1960年9月16日,是祖父乘鹤西去的日子。那年,我6岁半。
对于死亡这个概念,孩童们大抵是浑噩不清的。当时,一旁小我一岁的堂妹,依然在自顾玩耍戏嬉、无动于衷。只记得我一把拽过妹妹,十分抱怨地对她说:你还玩!你还玩!爷爷都死了,你还不哭?
那时,我似乎巳经意识到不祥予兆的步步逼近,爷爷将永离我们而去,我除了会伤心地痛哭流涕,还有流涕痛哭。
我竭力地回忆,有几年自已常去河边替病中的爷爷洗痰盂的情景;想象着爷爷曾经为我熬制和率先品赏治疗“肚痉” 的蚯蚓汤;陶醉在回忆里,骑在爷爷脖胫上,去庙台戏嬉时无以言状的欣喜……
佛说,人生有八大痛苦,即:生、老、病、死、爱别离、憎相聚、求不得、五盛蕴。
人死不能复生。爷爷一生为人善良、谦和,临别时面容慈善安祥,愿他在六道轮回中已得到超度。
游民
论坛UID:2018277

发帖
13
E币
26
威望
4
贡献
9
只看该作者 145楼 发表于: 2017-05-27 21:44:32
回 第14楼(新香庐峰)的帖子
新香庐峰:苋菜面糊
我常常趴在窗口,久久注视着太阳投下的这缓缓移动着的房屋的阴影。然而,它终究是那样的缓慢,那样漫长……
是啊,为了一碗稀薄的苋菜面糊,我常常趴在窗口久久地等待,与其说我在等待太阳投下的房屋的阴影完全覆盖上窗前的那条石板路,不如说我在期盼人生最大的奢望。
黑夜降临了,我辗转难眠,催促我几次欲伸手的缘由是:挂在楼板下竹篮里的那碗维系我们母子生命的苋菜面糊。
... (2017-04-08 08:24) 

请问楼主你所说的阿庆是姚婆楼人吗?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游民
论坛UID:2018277

发帖
13
E币
26
威望
4
贡献
9
只看该作者 146楼 发表于: 2017-05-27 21:59:50
回 第130楼(新香庐峰)的帖子
新香庐峰:我的声道
上了年纪的安城人,一提起“我的声道” 决然会想起此人的神秘与蹊跷。
“我的声道” 其实不是此人的名姓,则不过是绰号代名词而巳。
幼年的我,常常会聆听到“我的声道” 慷慨激昂的言谈,只是冥顽不开的我,终于至今也没记住一句。
许多年过去了,我终于也只好牵强附会地理解:人们在申明个人的观点前,慷慨激昂的言谈前,不正习惯于强调,我说,我说之类的吗?
如此而言,我以为“我的声道” 应该与我说二字同... (2017-05-20 12:40) 

请问楼主叫什么名字?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游民
论坛UID:2018277

发帖
13
E币
26
威望
4
贡献
9
只看该作者 147楼 发表于: 2017-05-27 22:03:04
回 第142楼(新香庐峰)的帖子
新香庐峰:祭祖
但凡人类驾鹤逝去,大多儿女子孙辈都会将祖坟修
葺一新,每逢清明便去扫墓祭祖。绍兴人称之为上坟。
在我幼年时,那时尚未推行火葬。祖父祖母去世后相继埋葬在如今的洋泾湖公园近旁。
一排矩形的石板制作而成的“石骨”,石骨内便是存放爷爷奶奶的棺木了;爷爷奶奶的遗骸便永久地存放在里面。一旁的是溇里的公公和婆婆,据说生前的好邻舍,阴间也适宜做邻居的。
我分明... (2017-05-26 14:37) 

我也是安城人,我很喜欢读楼主的这样的文章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135
E币
190434
威望
421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48楼 发表于: 2017-05-28 06:53:13
回 145楼(tl771311) 的帖子
tl771311:请问楼主你所说的阿庆是姚婆楼人吗?(2017-05-27 21:44)

如果你有空时,从头至末看一遍便会知道我是谁了。阿庆,是祠堂前人。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135
E币
190434
威望
421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49楼 发表于: 2017-05-29 19:06:49
垂    钓

     远在商周,姜子牙身穿蓑衣头戴斗笠,在渭水河边用直钩垂钓;显然,“愿者上钩”之说并非子虚乌有。
     幼年,我也有过空钩钓鱼的经历。以至于许多年后还常常聊以自慰,乐此不疲。
     那铲(产鱼)鱼,成群结伙在水面嬉戏,与其说嬉戏不如说觅食更为确恰。寻常,我用8号缝衣针在油灯下烧红煨制成小巧的鱼钩,再用苍蝇穿在鱼钩上作诱饵,快速掼入鱼群内。那铲(产鱼)鱼,不分青红皂白地 ‘笃’去,一条银光闪亮的鱼便被拎出水面。偶尔,情急之下,我也会将空钩抛下;继而快速拽动鱼线。那饿刹铲(产鱼)鱼兀自拼命地追去,急忙中逮住诱饵一口吞下。继而,便被拎出水面,一阵徒劳的挣扎后,依然重蹈了前鱼的覆辙。
     那年月,我用黄铜丝细细地锉,再用老虎钳慢慢弯;偶尔也有用银针锉制鱼钩的。那钩专门用来钓“翘嘴皇上” 。‘翘嘴’,似乎翘着一张永不愉悦的嘴,浑身的鳍金黄色。绍兴人读音“黄、皇”不分,故此才会将美名以“翘嘴皇上”而冠之。言归正传:钓杆,一支细竹制成,长约摸3--4米之间,顶端栓着尼龙丝线,一只明晃晃的黄铜鱼钩放入事先凿好的水草洞内。鱼钩徐徐放入水中,未着河底便快速提至邻近水面;如此往复拽放不息。那‘翘嘴’贼眼溜尖,见到水中上下窜动的金色鱼钩,便飞快游去…..“突” 地,手感告诉我,‘翘嘴’果不然将空钩信以为活物了。
      犭央犭茶大都要用虾钓,我常常将小虾掐去尾巴穿在铜钩上,缓缓地下放又徐徐地上拉,如此循环不息。倏忽,一条黄黑相间浑身粘滑的犭央犭茶便被拎出水面;伴随着一阵阵似乎极不情愿的“嘎咕,嘎咕” 声而请君入桶。
     傍晚时分,水桶中乌触触、白花花、黄皎皎盛满了鱼;全数息收的有河鳗、白条、鲶鱼、 犭央犭茶 、 之类的十余条之多。
     童年,垂钓成了一大乐事,回想往事,恍若昨天。那年月是鱼便是野生;不禁,我又要谓叹:我那梦幻般神奇的小河了。
快速回复
限7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