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9913阅读
  • 187回复

安城拾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50楼 发表于: 2017-05-30 06:30:05
祝大家端午安康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发帖
12237
E币
3237506
威望
6349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151楼 发表于: 2017-05-30 13:56:31
回 第150楼(新香庐峰)的帖子
新香庐峰:祝大家端午安康 (2017-05-30 06:30) 

瑞午一年一次,更要开心!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游民
论坛UID:2018277

发帖
13
E币
26
威望
4
贡献
9
只看该作者 152楼 发表于: 2017-05-30 15:39:38
回 第8楼(新香庐峰)的帖子
新香庐峰:人气不旺,也许是写得太水之故吧? (2017-04-06 20:06) 

写的很好,请楼主继续写写你记忆中的安城,让我们晚辈们思忆思忆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游民
论坛UID:2018277

发帖
13
E币
26
威望
4
贡献
9
只看该作者 153楼 发表于: 2017-05-30 15:52:47
回 第79楼(漫步荒原)的帖子
漫步荒原:到处送人钱,而且买东西不要找零,说钱没用,可惜了! (2017-04-25 21:29) 

写的很好,请楼主继续写写你记忆中的安城,让我们晚辈们思忆思忆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54楼 发表于: 2017-05-30 20:03:53
心中的怀念
我常常听我父亲回忆,他在9岁那年,在安城庙台前曾经遇见过的那个人,是他一生中永远难以忘怀的人。
父亲已经是87岁高令的老人了,作为晚辈的我感动父亲对那人的感恩与怀念;也作为一位老党员积聚内心深处多年的话语,时时在督促我务必要将他写成文字以广而告之:
“一九三九年的暮春,王文奎在安城庙台前施粥。
三只大铁镬冒着腾腾的热气。
贫困饥饿的人群,排着长队。
此时,有一位男童手端瓦钵颤巍巍地从石台阶上走下。不料,男童足下一滑瓦钵摔落,溅满一地的热粥与碎片。男童呜咽着哭泣起来。
庙台旁一只手摇乌篷船嘎然而至,船上走下三人。走在最后的那位,倏忽来到男童前。
‘不哭,不哭’那人说着便中口袋里掏出一张钞票来
从此,男童的脑海里深刻地印记了那终生难忘的一幕:
一张五角面额的浙江地方银行钞票,
一张慈祥的面容下镶嵌的那浓浓的双眉……”


父亲无数次地对我提起,并肯定地说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是不是他我无从考证,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共和国总理周恩来在9岁男童心里的感恩与怀念是终生的。想到此,与其说不是不如说是,因为这是父亲心中烙下的永久的记念。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55楼 发表于: 2017-05-30 20:04:34
祭祖    
但凡人类驾鹤逝去,大多儿女子孙辈都会将祖坟修
葺一新,每逢清明便去扫墓祭祖。绍兴人称之为上坟。
在我幼年时,那时尚未推行火葬。祖父祖母去世后相继埋葬在如今的洋泾湖公园近旁。
一排矩形的石板制作而成的“石骨”,石骨内便是存放爷爷奶奶的棺木了;爷爷奶奶的遗骸便永久地存放在里面。一旁的是溇里的公公和婆婆,据说生前的好邻舍,阴间也适宜做邻居的。
我分明记得有几次去看望祖父和祖母,但大都鞠躬叩拜后匆忙离去。渐渐地在我的脑海中滋生了难以言状的感觉,终究形成了人生虚空的认知。我以为祖上的离去,又有几代人会记起?近亲只有儿女这一代,或许会熟悉你的音容笑貌,梦中会常常与你相遇。至于孙辈大多会模糊不清,又何曾会有晚辈回想起你,以至于忘却你曾经的存在。亲人如此,又何况外人呢?
我的祖父祖母生有仨子,父亲排行老二。先前听说祖父祖母的坟地要动迁,父辈们也几经挪腾搬迁,将爷爷奶奶的遗骸保存了下来。但后来又不知何故,终究将二位祖上的遗骸丢失以至于不知去向;以至于清明时节想去祭祖也无从前往。诚然,好在母亲每逢年节及爷爷奶奶的忌日,都会摆一桌饭菜,点烛,烧些银锭元宝之类以供奉。
黑暗忠厚的地母呵,让祖父祖母在你的怀抱里永安二老的魂灵吧!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56楼 发表于: 2017-05-30 20:05:04
祖父之死
1960年9月16日,是祖父乘鹤西去的日子。那年,我6岁半。
对于死亡这个概念,孩童们大抵是浑噩不清的。当时,一旁小我一岁的堂妹,依然在自顾玩耍戏嬉、无动于衷。只记得我一把拽过妹妹,十分抱怨地对她说:你还玩!你还玩!爷爷都死了,你还不哭?
那时,我似乎巳经意识到不祥予兆的步步逼近,爷爷将永离我们而去,我除了会伤心地痛哭流涕,还有流涕痛哭。
我竭力地回忆,有几年自已常去河边替病中的爷爷洗痰盂的情景;想象着爷爷曾经为我熬制和率先品赏治疗“肚痉” 的蚯蚓汤;陶醉在回忆里,骑在爷爷脖胫上,去庙台戏嬉时无以言状的欣喜……
佛说,人生有八大痛苦,即:生、老、病、死、爱别离、憎相聚、求不得、五盛蕴。
人死不能复生。爷爷一生为人善良、谦和,临别时面容慈善安祥,愿他在六道轮回中已得到超度。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57楼 发表于: 2017-05-30 20:05:48
垂    钓

     远在商周,姜子牙身穿蓑衣头戴斗笠,在渭水河边用直钩垂钓;显然,“愿者上钩”之说并非子虚乌有。
     幼年,我也有过空钩钓鱼的经历。以至于许多年后还常常聊以自慰,乐此不疲。
     那铲(产鱼)鱼,成群结伙在水面嬉戏,与其说嬉戏不如说觅食更为确恰。寻常,我用8号缝衣针在油灯下烧红煨制成小巧的鱼钩,再用苍蝇穿在鱼钩上作诱饵,快速掼入鱼群内。那铲(产鱼)鱼,不分青红皂白地 ‘笃’去,一条银光闪亮的鱼便被拎出水面。偶尔,情急之下,我也会将空钩抛下;继而快速拽动鱼线。那饿刹铲(产鱼)鱼兀自拼命地追去,急忙中逮住诱饵一口吞下。继而,便被拎出水面,一阵徒劳的挣扎后,依然重蹈了前鱼的覆辙。
     那年月,我用黄铜丝细细地锉,再用老虎钳慢慢弯;偶尔也有用银针锉制鱼钩的。那钩专门用来钓“翘嘴皇上” 。‘翘嘴’,似乎翘着一张永不愉悦的嘴,浑身的鳍金黄色。绍兴人读音“黄、皇”不分,故此才会将美名以“翘嘴皇上”而冠之。言归正传:钓杆,一支细竹制成,长约摸3--4米之间,顶端栓着尼龙丝线,一只明晃晃的黄铜鱼钩放入事先凿好的水草洞内。鱼钩徐徐放入水中,未着河底便快速提至邻近水面;如此往复拽放不息。那‘翘嘴’贼眼溜尖,见到水中上下窜动的金色鱼钩,便飞快游去…..“突” 地,手感告诉我,‘翘嘴’果不然将空钩信以为活物了。
      犭央犭茶大都要用虾钓,我常常将小虾掐去尾巴穿在铜钩上,缓缓地下放又徐徐地上拉,如此循环不息。倏忽,一条黄黑相间浑身粘滑的犭央犭茶便被拎出水面;伴随着一阵阵似乎极不情愿的“嘎咕,嘎咕” 声而请君入桶。
     傍晚时分,水桶中乌触触、白花花、黄皎皎盛满了鱼;全数息收的有河鳗、白条、鲶鱼、 犭央犭茶 、 之类的十余条之多。
     童年,垂钓成了一大乐事,回想往事,恍若昨天。那年月是鱼便是野生;不禁,我又要谓叹:我那梦幻般神奇的小河了。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58楼 发表于: 2017-05-30 20:09:32
回 152楼(tl771311) 的帖子
tl771311:写的很好,请楼主继续写写你记忆中的安城,让我们晚辈们思忆思忆(2017-05-30 15:39)

这些回忆是我18岁前离开安城的事,抱歉快写完了。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59楼 发表于: 2017-06-02 18:29:28
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不发了也罢!感谢不少人的捧场,感谢安城故乡人的热情。在此一并道谢!也感谢红色小绍兴的关注与奖励,在此也深表谢意!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1条评分威望+1
tl771311 威望 +1 点赞 来自绍兴E网APP 2017-06-18
游民
论坛UID:2018277

发帖
13
E币
26
威望
4
贡献
9
只看该作者 160楼 发表于: 2017-06-07 21:02:33
回 第159楼(新香庐峰)的帖子
新香庐峰: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不发了也罢!感谢不少人的捧场,感谢安城故乡人的热情。在此一并道谢!也感谢红色小绍兴的关注与奖励,在此也深表谢意! (2017-06-02 18:29) 

前辈怎么不写了?我也是安城人,我是姚婆溇人,真很喜欢你写的安城拾遗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1条评分威望+1
tl771311 威望 +1 点赞 来自绍兴E网APP 2017-06-18
游民
论坛UID:2018277

发帖
13
E币
26
威望
4
贡献
9
只看该作者 161楼 发表于: 2017-06-07 21:04:22
回 第159楼(新香庐峰)的帖子
新香庐峰: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不发了也罢!感谢不少人的捧场,感谢安城故乡人的热情。在此一并道谢!也感谢红色小绍兴的关注与奖励,在此也深表谢意! (2017-06-02 18:29) 

请前辈再多写些安城的事物,安城的往事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1条评分威望+1
tl771311 威望 +1 点赞 来自绍兴E网APP 2017-06-18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62楼 发表于: 2017-06-07 21:16:35
回 第161楼(tl771311)的帖子
tl771311:请前辈再多写些安城的事物,安城的往事 (2017-06-07 21:04) 

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筵席。感谢你喜欢我的随笔。有是还有一些,真要喜欢明日我一次性发完。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1条评分威望+1
tl771311 威望 +1 点赞 来自绍兴E网APP 2017-06-18

发帖
12237
E币
3237506
威望
6349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163楼 发表于: 2017-06-07 22:37:38
1条评分威望+1
tl771311 威望 +1 点赞 来自绍兴E网APP 2017-06-18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64楼 发表于: 2017-06-08 17:29:29
一种精神
那年,母亲也正如侄女20出头的年令。马山至安城远近也有7里地的路程,空手徒步往返其间是常事,只是有一件事,总让我感慨不已。
诚然,父亲说的对,他说:“家有嗷嗷待哺的儿女,作为为人母的女人,相信能做出来的”我在想,假如现在给侄女1000元的奖励,徒步从马山肩扛手拎20斤的物体到安城,断定侄女也会因此而选择放弃的。
那么,那时侯的人,那时的母亲的这种精神,会让眼下不少人不屑一顾,或投以疑惑的眼神吗?
……那年,母亲也正如侄女20出头的年令。母亲孱弱柔软的臂膀上扛着60斤大米,咬牙坚持从马山徒步到安城的。
虽然时过境迁,虽然如今物质、生活条件大有改观,但是我要说的,这是一种母爱的使然、一种精神,难道不是吗?
1条评分威望+1
tl771311 威望 +1 点赞 来自绍兴E网APP 2017-06-18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65楼 发表于: 2017-06-08 17:30:02
鸡(饥)皮贴鹅(饿)
形容食不果腹、饥肠辘辘时,绍兴人有鸡(饥)皮贴鹅(饿)皮之说。当下的年青人,腹中脂多膏厚偶尔一餐不吃,决然不会有此体会的。
也是因为长期饥饿的缘故,终于有一天我对母亲说:再这样下去我要饿煞哉,你把定粮分给我,我自己烧饭吃!
殊不知,当时未满8岁的我,颤微微地拿过仅盖过升罗底部的4两米,三二下便烧成了米饭,我便狼吞虎咽般地将之消灭殆尽。然而,在那每月2两油的年代,人人腹中无油缺脂,我一多动的男孩又怎么能抗得住一天漫长饥饿的威胁呢?
我躺在长凳上,渐渐地鸡(饥)皮又向鹅(饿)皮贴近,母亲是知道我的犟脾气的,知道我不会认错,(其实此刻我己认识到,一天的定粮只能用一餐)便将她的半碗苋菜面糊,端给了我。
1条评分威望+1
tl771311 威望 +1 点赞 来自绍兴E网APP 2017-06-18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66楼 发表于: 2017-06-08 17:30:30
  肚痉 
     一九五四年正月,是我初来人世三个月有余之时。大年初三这天,一叶小舟驾驭着父母、大伯和我,从安城来到了绍兴城。 
     船过昌安三脚桥处,一只迎面驶来的大船突然挤来,蹬橹划桨的六十叔躲避不及,便“卟嗵” 一声落入了冰凉的河水中。 
     当时冥顽不开的我,全然不知去绍兴城里的缘由;更不知有人此刻为我落入冰凉的河水里……许多年后还是听父母们讲起,我才知道那是因为当时我得了一种叫“肚痉”的病,去绍兴城里,那是为了给我去看郎中先生的。 
     父亲讲:那年铁路未通,当时昌安三脚桥近旁的铁路桥正在砼浇筑,还好铁路桥旁的一间小房里烧着火,{大概是工棚}父亲与大伯从身上脱下衣裤给六十叔换上,算是解了急。 
     到现在我还不曾知道“肚痉”那病的症状,也不知在绍兴城里看的先生如何杏林独秀,妙手回春,只听父母说,我的病还是安城的一个叫“三姑爹” 的用偏方治愈的。 
     那方,很有灵验内服加外敷。不几日我便痊愈了。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67楼 发表于: 2017-06-08 17:31:30
病中遐想
那天,母亲背着我去乘埠船,是因我巳病数日的缘故。
我趴在母亲后背,无力地耷拉着头。我仿佛感觉到母亲是一座大山,母亲的体温温暖着我,我心中暗暗发誓:妈妈我不再淘气了。
脖胫上转圈凸现着黑紫的条痕,那是扭出的“沙”, 也是那年月头痛发热时惯用的“撒手锏”然而那次终究也无以奏效。
我住进了市院的儿科病房。母亲交完押金,找好床位,抽屉里装了些饼干糖果,便匆忙赶埠船去了。
家中的二个弟弟需要母亲去照料。母亲告诫我要听医生的话,明日一早便来看我。我点点头。
病房内弥谩着来苏水味,隔壁抢救室里,医生们正在忙碌。我从窗外窥视到,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在用力地按小孩的胸膊; 接着,医生又拿出长针刺进了小孩的左胸膊。我感觉到莫名的恐慌。倏忽,我听到了孩子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不禁,二项热泪从我脸颊流落……
夜晚来临,我突然生出了怪异的念头,我遐想:也许人有时也该生病,生病可以住病床,可以休息;床头柜的抽屉里便会有喜爱的饼干和糖果;还有学可以不上,作业可以不做,这是平时做梦也不敢想的好事,居然一生病就能实现呵!
游民
论坛UID:2018277

发帖
13
E币
26
威望
4
贡献
9
只看该作者 168楼 发表于: 2017-06-18 19:48:43
回 第167楼(新香庐峰)的帖子
新香庐峰:病中遐想
那天,母亲背着我去乘埠船,是因我巳病数日的缘故。
我趴在母亲后背,无力地耷拉着头。我仿佛感觉到母亲是一座大山,母亲的体温温暖着我,我心中暗暗发誓:妈妈我不再淘气了。
脖胫上转圈凸现着黑紫的条痕,那是扭出的“沙”, 也是那年月头痛发热时惯用的“撒手锏”然而那次终究也无以奏效。
我住进了市院的儿科病房。母亲交完押金,找好床位,抽屉里装了些饼干糖果,便匆忙赶埠船去了。
家中的二个弟弟需要母亲去... (2017-06-08 17:31) 

期待请前辈再多写些安城的事物,安城的往事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69楼 发表于: 2017-06-23 10:21:19
我们这一代,是孝敬父母 的最后一代 !
我们这一代! 是养老靠自己的第一代 。
我们这一代,在动荡中长大。经历过:
公私合营。 1955年
人民公社。1956年
反右倾。1957年
大跃进。1958年
大炼钢铁。58年一59年
吃食堂。59年一61年
三年自然灾害!59年一60一61年
学习雷锋好榜样!62年
破四旧立四新!64年一 65年
成立革命委员会!67年
文化大革命!66年一69年!
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68年
复课闹革命!70年
一打三反!71年
工业学大庆!72年
农业学大寨!73年
批林批孔!73年
割资本主义尾巴!73年
打倒四人帮!76年
四个现代化!76年
恢复高考!77年
反击右倾翻案风!78年
改革开放!78年
分田到户!79年
国企改制!79年
全民下海!80年
工人下岗!81年
社会整顷!83年
万元户上红榜!84年
全民彻底下岗!90年
取消社会福利!2002年
国企工资福利改革!2009年
打老虎!2014年
新常态!2015年
新农合!2015年
房价飞涨,贫富拉开,泥砖变金砖,全民坐火山;新股像乞丐,上市像屙蛋:2016年
我们这一代,说不尽的苦中苦,话不尽的苦中情!
我们这一代,有着各种头衔:
少先队、
红小兵、
地主狗崽子,
贫下中农好儿女,
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
下放知青,
超生游击队员,
大集体工人,
国营职工,
下岗职工,
个体户,
无业游民、
打工仔……
我们还有各种光荣:
和封建社会决裂光荣,
与自己祖辈、父辈地主阶级决裂光荣,
下乡劳动、改造世界观光荣,
独生子女光荣,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光荣,
甚至扫街、洗碗、喂猪都光荣!
唯独没提倡下岗也光荣!
也许因为这些特殊的经历,我们这一代人大多数都有种使命感,不遗余力培养下一代。我们希望孩子一定要有知识,有能力,要过上好生活。
就这样,我们默默地付出,过着完全没有自我的生活。既要全力以赴的干活,又要呕心沥血的培养下一代,还要全身心地赡养老人……
然而我们现在老了,可是肩上的担子没有几个真正卸下来的,我们不敢老,因为上有老!在孝敬老人的路上,我们都有故事。
记得我们的长辈,早就开始依赖子女了。
我们大多很小就做饭,干家务,带弟弟、妹妹;成年以后自然也是被父母呼来唤去。
我们的长辈,是被解放的一代人,好像他们也不属于自己,更不懂得怎样培养子女,怎样爱子女,但养儿防老是懂得的,依赖儿女天经地义。
我们的父母已八九十岁了,还需要我们这群子女们照顾和赡养,所以我们不敢老!
老的我们不得不管,小的我们也不能不管!
早婚早育的伙伴们,要帮子女洗衣做饭带孙子;晚婚晚育的,要供养子女念研究生,读博士生,出国留学;晚婚晚育子女还没结婚的,要操心给子女相亲找对象,操持着为子女买房,结果又成了房奴……
我们这一辈和上一辈不同,我们非常懂得怎么去爱我们的子女!因为我们的孩子也不容易,他们肩负父母的无限寄托,拼命在考试的路上挣扎,拼命在职场上挣扎。做父母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太累,所以能帮的一定要帮。
我们的子女和孙子女都需要我们照顾和帮助,所以我们不敢老!
我们不敢老,因为存款少,我们的祖辈大都是农民,没有丰厚的家底,我们自己赚的也不多,用的还不少。
说什么钱多钱少,够用就好,其实都是自我安慰。日子过得紧巴巴,省吃俭用也就算了,还不敢生病,不敢聚会。退休工资低的,还要继续打工,攒钱养老。
我们不敢老,因为放不下,我们唯一的享受就是几个人凑在一起吃点饭,同学聚会游一游!
可悲的是,很多人为了给子女攒钱,继续打工,聚会也不能去;有的好不容易出去了,因为还肩负着孝敬父母的责任和带孙子女的任务,只能匆忙的去,忐忑不安的玩,急急忙忙的回,仅仅留几张照片,算是给自己一点安慰!
我们这辈人,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舍不得花,各种放不下,为自己活,为他人生!
我们不敢老,可是,我们当中很多人,因为长期的劳累大多有毛病:“三高”、痛风、老年病,无钱买药思想病。
我们没依靠,不能拖累儿女们!到了法定退休年龄,大多数人还在发挥着余热。
一路走来,我们实在不易,但愿我们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有一个幸福晚年!
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生活的真实写照!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发帖
12237
E币
3237506
威望
6349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170楼 发表于: 2017-06-23 11:45:04
兄弟,有些年份向你纠正一下,我比你大二,三岁,关于学习雷锋应是63年三月五曰才掀起!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发帖
12237
E币
3237506
威望
6349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171楼 发表于: 2017-06-23 11:48:03
回 第169楼(新香庐峰)的帖子
新香庐峰:我们这一代,是孝敬父母 的最后一代 !
我们这一代! 是养老靠自己的第一代 。
我们这一代,在动荡中长大。经历过:
公私合营。 1955年
人民公社。1956年
反右倾。1957年
大跃进。1958年
大炼钢铁。58年一59年
吃食堂... (2017-06-23 10:21) 

破四旧,立四新应是66年5月16日后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发帖
12237
E币
3237506
威望
6349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172楼 发表于: 2017-06-23 11:53:27
文革应是66年5月16日到76年打倒四人帮!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发帖
12237
E币
3237506
威望
6349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173楼 发表于: 2017-06-23 11:57:18
成立革委会应是68年全国山河一片红!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74楼 发表于: 2017-06-23 16:00:02
回 第173楼(红色小绍兴)的帖子
红色小绍兴:成立革委会应是68年全国山河一片红! (2017-06-23 11:57) 

老兄记得真切记得清,谢了。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发帖
12237
E币
3237506
威望
6349
贡献
8
只看该作者 175楼 发表于: 2017-06-23 17:30:39
回 第174楼(新香庐峰)的帖子
新香庐峰:老兄记得真切记得清,谢了。 (2017-06-23 16:00) 

因为我亲身经历,况且这方面我是专项,有许多实物资料!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游民
论坛UID:2007082

发帖
100
E币
498
威望
38
贡献
128
只看该作者 176楼 发表于: 2017-07-02 08:23:29
回 第12楼(新香庐峰)的帖子
新香庐峰:杨家祠堂
安城的姓氐以金、杨、高、徐、章、汤六姓居多。
金、杨在安城称得上大户人家,祖辈沿袭设有祠堂。在我的记忆中:杨家祠堂的大门紧闭着,大门上的左右门神威风凌凌地瞪着炯炯有神的双眼,似乎在注视着不速之客的来临,双手拎着扳斧,忠诚威严地一站就是数百年。我终于没有进去过,先前只从门逢里窥见的我,依稀记得天井里似乎还有一道黑漆漆的大门。
因我家距杨家祠堂才十几米,幼年的我,常常... (2017-04-07 10:48) 

好像汤姓也就1*2户人家吧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游民
论坛UID:2007082

发帖
100
E币
498
威望
38
贡献
128
只看该作者 177楼 发表于: 2017-07-02 08:32:08
回 第24楼(游在山水间)的帖子
游在山水间:1967年春节期间,我去过安城,在石姓人家。点心是裹饭团团,绍兴一种水煮团子。很好吃,不是大户人家,不为以此待客。其长子,时为浙大学生,与某是当地同校高中生为好友。记得其家,进门有一天井。
又有安城同学杨某,是某好友,现已在宁波以高级教师退休。石某为绍一中校长。
安城,又是我初中同学王某家居地。65年,为马中体育老师,半个多世纪没有信息,想念他。他叫王森某,楼主能提供信息吗?
安城有太多的人事关系... (2017-04-10 12:23) 

王森某现已不居在安城,因其老娘还在安城,偶尔过来看看老娘,倒是王森某夫人常在照顾他老娘,他儿子镇乐在柯桥那边好像开了个保洁一类的公司,偶尔也回安城,其他就不怎么清楚。不知此王森某是否你同学王森某。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一星会员
论坛UID:1071484

发帖
779
E币
245954
威望
609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78楼 发表于: 2017-07-02 21:21:26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04622

发帖
216
E币
190432
威望
420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179楼 发表于: 2017-07-03 20:54:27
又见故居,又见旧人,感谢故乡安城人!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快速回复
限7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