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6阅读
  • 0回复

风停雨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三星会员
论坛UID:1307591
 

发帖
1187
E币
1552202
威望
5832
贡献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6 12:19:56

风也飘飘,雨也萧萧。入夜在雨声中进入梦乡,夜半惊醒,秋雨飘至,凌晨又在雨声中醒来,硕大雨点打在白铁雨蓬上的敲击声清脆可听,不问时节,不问地域,听这节奏,听这旋律,便知是秋雨。这是戊戌立冬前最后一场雨,这声音里有寂寥、有悲悯;有思念,有企盼!听着雨声,享受着这份独特心情,很甜、很美,很特别,回味特浓。国人中能有几个不爱雨的呢?有人“一砚残雨写心愁”,有人“雨洗秋浓人淡”,有人“一蓑烟雨任平生”,有人“无边丝雨细如愁”。有人“凉冷三秋夜,安闭一老翁。卧退灯灭后,美雨声中。”写出了秋雨之夜易入眠的景境。有人“思旧事,渡江畔,青蛾低映越山秀,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道出了绵绵秋雨是缠绵感情的写照。这潇洒的秋雨又总与“愁思”难解难分;“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不过,我的意识里古今以来写“听雨”第一人者,非宋代词人蒋捷莫属。蒋捷的《虞美人 · 听雨》:“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蒋捷从“听雨”这一独特视角出发,以时光为主线,依次推出了三幅“听雨”的画面,而将一生的悲欢歌哭渗透、融汇其中。只是我觉得蒋捷这“听雨”,“少年”与“而今(暮年)”所听的是春雨,夏雨还是冬雨,没有作交代!只有“壮年在客舟中所听的雨,说得清清楚楚“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由此可料定,四季轮回中,蒋捷喜欢的也是秋雨;谁叫,秋的音域如此宽广,秋的色彩如此丰富瑰丽,秋的味道如此清,色,香,愁;秋的意境令人迷恋,让人心醉!
风停雨歇,不由想到汪国真说过的话:“有时,外面下着雨心却晴着;又有时,外面晴着心却下着雨。世界上许多东西在对比中让你品味。心晴的时候,雨也是晴;心雨的时候,晴也是雨。”
2条评分E币+3751威望+2
红色小绍兴 威望 +2 感谢你的分享 11-07
红色小绍兴 E币 +3751 感谢你的分享 11-07
快速回复
限7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