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387阅读
  • 10回复

[绍兴漫笔]走读贵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一星会员
论坛UID:2104447
 

发帖
267
E币
103891
威望
502
贡献
1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9-07-06 15:50:52


当发现长乐接单的司机是两周以前那个人的时候,我就决定不再打车了。这次去贵门,本就做好了徒步前往的准备。
半个月之前,偶然对贵门的更楼有兴趣,想到此一游。没有想到,嵊州西站到贵门的车很少,加上我对这边线路不熟悉,犹豫了一下,止步于长乐。
在长乐,我曾想打车去过贵门,毕竟只有十公里左右,就算司机要价稍贵,也可以接受。可接单的司机电话里跟我说“六十块才去”,显然超出了我预算的范围,而且,还不算回程。
半个月后,我再次来到长乐,去贵门,长乐是必经之路。先是等公交车,证实错过之后,又尝试打车。长乐街头的三轮车是走不了那么远的山路的,何况过于冒险。网上约单,竟然又是半月前的那人,连地址都一样,无疑他是在家里守株待兔。我直接取消了订单,稍作犹豫后,循着导航的方向,走出了长乐集镇。

【集镇外的田园风光】
走出集镇,心绪就顿时沉静下来。沿着不宽的溪流两边,是葱郁的苗木和田园,清新的风徐徐吹拂,天气虽有些晴热,心情却舒爽自在起来。但这样的路仅一公里,我就到了乡道,不时有汽车急速从身边掠过。
我预估了前行的路线和困难,还不至于要拦车直抵目的地,目的地若就在脚下,就可以时时保有自足从容的心境。不久进了山,公路蜿蜒,山风清冽,还有斑驳的树荫和淙淙的流水,已经好久不走这样的路了,实在快然畅意。我想起在诸暨的时候,从十四都村去青山村,与此时仿佛相似。

【山间公路上的浓荫】



路上还是车多,固然不是一直有,一波一波呼啸来去,我还是感到明显的紧张,并感叹汽车文明的落后。人们学会了开车的技术,让相对封闭的工具载着自己迅速来去,却不懂得自重和敬畏,每每曝露着教养的缺失,科技文明和精神文明之间的路始终没有打通。当然,我也设想过,若自己也是开车,会不会也像他们一样?
我没有车,只有一根竹杖,竹杖是在山路边捡的,我走的路其实与他们不同。


【路边瀑布】
路过一个十多米高的瀑布后不远,在公路边看到了更楼步道。查资料时曾略为了解,以为在山上才能看到,此时发现,真是惊喜。拍过照片之后,观察了一下步道的路况,我决定走一走。在比较重视乡村旅游开发的乡村,山间步道多会经过整修,或有人经常走动,贵门更楼也是小有名气,我并不担心会迷路或绕走不通。我担心的是蛇。
更楼步道也许藏得有些深,不管是当地人还是游人,都不太会走这样一条累人的山路。山路的走向清晰,但旁边满是茂密的野花野草,山深林密,在温暖五月之初,哪条懒蛇还会蛰伏?我走山路很少遇到蛇,或曾遇到而不知。人说无知者无畏,我曾近乎是这样的无知者。可现在我不敢懈怠,在走入步道之前已经见过不少长尾的蜥蜴,它们动作敏捷而诡异,步道上就更多了。
我想,蜥蜴应该是蛇的美妙的食材,有食材的地方,就有掠食者。

【更楼古道】


意料之中,我与掠食者狭路相逢了,一条灰绿色的蛇被我惊动而蜿蜒隐入了密草丛中,我看清了它的身材却忽略了它的脸庞。观察草丛中安静下来,我轻轻地用竹杖在路边敲打了几下,期望它走得更远些。

【竹林中的蛇 ,拍摄于天台大铜壶】





【更楼古道】
思绪蔓延中,我已越过蛇兄躲闪过的路段,用长长的竹竿敲打着草丛或落叶。路时宽时窄,四脚蛇不时蹿出隐没,在高大的枫香树下还有些阴森,我只有更加谨慎地观察和迈步,既然遇到第一条,或者就会有第二、第三条,我不能不更加小心,直到踏上石砌的台阶。抬头望去,已看到贵门书院的屋顶了。


【鹿门书院下不远处的古道口】
贵门书院是宋代创建的,创建者吕大椇。
吕大椇是大字辈的,可能与吕祖谦的老爹吕大器是兄弟,至于是什么样兄弟,那是他们兄弟之间的事。吕大椇本人,除了贵门好像也没有什么影响力。由于朱熹的来访,让吕大椇的名字不得不一起走出家门。
我是怀疑朱熹这次来访的,没有照片也就算了,也没有文字记载,好像是贵门吕氏固执一辞。但朱熹曾到浙东赈灾却是有些依据的,赈灾期间到过贵门是正常公务。至于有人说,朱熹在南康任上就来私访吕大椇,会友讲学,应在莫须有和莫须无之间。
朱熹似乎是个充满正能量的人,精力充沛,著书立说之余,也喜欢与人讨论学问。但做学问的人很多,当时的他并不是那个说一不二的人,吕氏的思想就超然于朱熹的规矩之外。吕大椇我不清楚,和嵊州不远处的婺州,还有个吕祖谦。在后人眼里,宋代儒家的博弈格局中,朱熹似乎是扛把子。孔孟朱王,都是有圣人气质的。但当时的人好像并不这样看,与朱熹直接形成差异甚至还处于强势的,是陆九渊的心学。
若以朱熹造访吕大椇为实,而那年是淳熙七年,那么早在五年前,朱熹就在吕大椇侄辈吕祖谦的撮合下,与二陆进行了鹅湖之会。鹅湖之会是个大事,却是个没头没脑的大事,谁说服谁或没有说服谁,是二陆与朱熹的私事,可也没给世人留一个会议纪要,鹅湖之会的意义是值得怀疑的。
如今看来,鹅湖之会若真有什么实际意义,其实不该在朱陆,而在吕祖谦。这次聚会是吕祖谦这个第三方力量真正发挥作用达成的结果。吕氏学说好像更开明包容些,吕祖谦“平心易气,不欲逞口舌以与诸公角”,甚至是“心平气和,不立崖异,一时英伟卓荦之士皆归心焉”,包括朱熹和二陆都给了面子。话说回来,从吕大椇辞官归隐、创办书院的行为来看,他们的学问思想是一路的。
鹅湖之会没有达到预期结果,实际结果就是让朱熹和二陆更加勤奋地修炼,除了自身要积蓄能量,学问圈子也要拉起来。朱熹访问吕大椇,是不是有这样的目的呢?或者如一位吕氏后人的文章里说的:“朱熹拜访吕规叔,并非要侄子祖谦去调和朱、陆矛盾。他的愿望更大,是想劝说吕规叔,与朱氏合流成一派,因为此时的吕规叔是吕学代表人物中辈份最大的人,通过他再去劝说吕祖谦就较为容易”,读来有一种左冷禅谋划五岳派的意味。


【更楼内悬挂的吕大椇像】



那些人和事俱已远去,近来的是我。
我也不愿看到人们热衷于用朱熹做宣传的旗帜,而对书院的创建者吕大椇先生却语焉不详。醉心旅游宣传者,总不忘说哪里有朱熹的题字,而在此经营落地生根的吕氏,却没有慰藉后人的墨迹或诗文。文武兼修也罢,兼收并蓄也罢,仅依托了书院的形体流布传说。
书院造的很有韵味。选址山脊之上,尽览远近风光。从更楼古道上来,先是要从石券的门洞走入天井,天井四围是石砌的书院根基,再上就是书院。要去书院,需要再从对角另一个石券的门洞出去。出去实际是进来,眼前豁然开朗,贵门村层叠的屋檐和高矮的树,就在眼前了,鹿门书院的正门也在这边。拾级而上,一进入书院就在刚才天井上的二楼走廊上。


【更楼天井】
名为书院,实际就是四合院式建筑。陈列也平常,左边是文,是书院,摆了个教室课堂的样子,有个木头孔子,抑或是朱熹或吕大椇,我没细看,几个游客端坐讲台上拍照,还有人打开了背包开始吃喝;右边是武,吕大椇的儿子吕祖璟是这里的主人,厅内有他的塑像,还有大鼓,游人路过往往用手敲几下,再就是一排生锈的冷兵器,有点像看管书院的老者,历经沧桑后有些无能为力的自得与失落。后来知道,书院和更楼之间的天井并不只是出入的通道,还是演武的场所,天井演武,楼上观看,各自方便。更楼是用来演武的,书院是用来习文的,看来贵门吕氏的确很有兼容性。中间是吕氏文化,陈列了包括吕祖谦在内的吕姓名人,还有各地吕姓寻根合影的照片,阵容很是壮大。总之,有点像祠堂的内容。但真的祠堂在更楼的外边,几间大的一座屋,前后无院,左右无厢房,门被锁着。

【书院里的陈列室】
可我觉得鹿门书院最好看的不是这些,如果没有活的文化在延续,书院和更楼都不过名存实亡的标本。不过,我还看到了另一个人的游戏之作,开始看到有些想笑,后来却越来越有趣了。


在书院课堂的边上有间陈列室,屋子正中放的是什么我已经忘了,单记住四边墙壁上挂了很多大师的画作,署名曰齐白石、陈少梅、仇英、唐寅、喻继高、郑板桥、刘墉、张大千、黄均、高其佩……我也算见过一些画的人,这些人的真迹恰好我都有见过,但我无法把这些署名、画作及题款方式与我的常规认知统一起来。甚至这些不能叫赝品,因其画风画法基本都与真品大异其趣,尤其让人想笑的是,无论署了谁的名,题款的风格和书法全都一样,某某年某某人,假得很离谱。可作者分明又是认真的,作画一笔不苟,技法娴熟,连印章也仿刻了,从技法上讲,墙上的作品也算不俗了。我完全看不懂作者的用意。试想一位民间的高手或者才华横溢的艺术高材生,用各不相同的笔墨技法,日以继夜地辛苦创作,一幅一幅又一幅,完了,信笔题了不相干的名字,毫不顾忌与原作的差异而坦然署名,还堂而皇之地交付悬挂,除了游戏心态还是什么呢?




【厅内笔法不俗的画作】
真正的游戏者是可爱的,绘画或摄影都不过是一种游戏,再进一步说,不但这些,所有艺术都是游戏,连包括理学在内的各种思想也都是。简单地归纳来说,人天生的能力和特性有三个,就是生存、生育和游戏。但生育其实是生存的一种拓展形式,那么人的天职就是生存和游戏,与大部分有智物种并无区别。人类所称道的道德、法律、政治,其实质就是游戏规则。孔孟留下的游戏规则,朱熹修饰一下继续玩,陆九渊和王阳明是这规则的破坏者,玩出了新的套路。而吕祖谦撮合朱陆相会,则是另一种游戏。
但这些游戏不好玩,游戏者本人容易沉溺其中,被游戏规则所魅惑而不可自拔。好玩的就是体育和艺术。有的是自己玩儿,有的大家一起来,还有的会隔着时空对话。那么,墙上这些画实际的作者,是一个顽皮的游戏者,并没有桎梏于书画的游戏规则,不攀附,不迷恋,不着相,无所谓真假,而是用别具心裁的玩法,用那些认可度较高的名字,装点毫不相干的画作,堂而皇之悬在书院的墙壁上,像是一个穿了皇帝戏装的人,声称君临天下,认真不得、计较不得,又赞叹其艺、快意其心,好玩极了。
我不但佩服他的笔墨,也佩服他无心的用心。如果对游戏太计较,就容易成为不懂游戏乐趣的人。生活若少了游戏,就只剩下掠食和生育,文明也黯然失色枯竭不存。既然吕氏转益多师,不拘泥于派别,也不追求强势,那么这些画作挂在这里也就不唐突了。
徒步艳阳十公里,看到这些,益发胸膺荡漾。


鹿门书院没有经得起时光的风蚀,不知道在朱熹来过之后多久,鹿门改成了贵门。缘何为“贵门”,朱熹题字究竟有什么样的由头?贵门吕氏后人在引以为自豪之时,是否也因书院的实际创建者、经营三十载的吕大椇没有留下任何墨迹感到遗憾呢?
历史是荒诞而无情的,一些人的瞬间可以成为绝唱,而大部分人的一生都付诸逝水无澜。所谓的绝唱,可能是因谄媚了世俗方得流传;而真正的绝唱,却因孤绝于世而不为人懂,终于湮灭?历史是无情而荒诞的,我们并不能真的回到那些往事发生的现场,而常常在现实的迷局中乱撞。也许,今天的人们可以更加倨傲的姿态解说往事,是否也在解说往事的同时迷失了自己?
贵门,只是一个名字,已与朱熹无关,吕大椇只是一个名字,与书院也已无关。贵门更楼,以及更多的历史旧物,都像是封印在时间里的琥珀,我们看到的,其实已经没有了生命。后人玩味的,仅仅是蜕去精神的躯壳。
有心人,当在躯壳里寻找未死的基因,尝试着把昨今的理想调到相协的频率。

【贵门村景】


又走过一段野味十足的古道,登临山巅观景石亭,回来已是黄昏。狭长的南山湖卧在山下,夕阳浅浅的红晕渐渐黯淡,茶园一层层向远处绵延,山路上已鲜有人走动,暮霭愈加浓厚,太阳在落到山顶前就被淹没,贵门村的灯从层叠的屋檐中几个白点闪烁,到看不清屋檐,只有刺眼的光。此时,无声无息,却是一天之内的最高音,默默地冲撞思维的边界。
黄昏的风已经很凉了,我还想看燕子偶尔飞过了那棵枯死而依然倔强的松树。此时,最宜寻一家小店吃饭,用一杯热茶稀释了一天的倦意。
贵门有茶曰辉白,来之前我并不知道,而见到绵延的茶山上,层层茶树晕染的春末时光益发浓郁。在村间的街巷穿行,见几处机械的茶灶摇动,一些做茶的农户,大茶叶铺了一地,隔着门窗飘出浓浓的、有些热气的青叶香味。偶然到一户农家买了半斤,才知道这里产的茶是辉白的一种。
现在已经错过最好的采茶时节,茶农说卖给我的是雨前。茶叶品相不错,团团如珠却在表面有一层白霜,与扁平青翠的龙井大异其趣。在三岔路口的小店吃晚饭时,店老板给我泡了自家的茶,也是辉白,茶汤清澈鲜绿,味道极好。

【贵门村的暮色】


我想看南山湖的朝云,只是想看。
旅店老板拿着手机给我看他拍到的云海,那是雨后可以预见的壮观。人对自然的喜爱,大概是源于生命本身的源代码,经过美的熏陶之后,内心情感的天然流露。我们对美的东西从不厌倦,哪怕拥有更多的朝朝暮暮。人是自然的艺术,是美的综合。
根据经验,有大的水面的地方,在日出时容易形成云雾。次日一早,我又登上山脊的观景台。然而,南山湖一直安静而清晰。

【晨曦中的南山湖】
没有云海的早晨也是美的,湖的西畔,日色与阴影的界线从山顶滑到山腰,又把阳光铺在水里,风推着水面的波光层层推进,一群飞鸟沿着湖面从南向北过,小小的如几朵花瓣在水面漂流。贵门和远近的几个村,房子和树笼罩在暖暖的光雾中,即便日出并不壮观,也有水彩画般的清丽明媚,远山层层叠叠愈来愈淡,直到天地间暧昧的界线。
白鹭独飞青浦上,苍云乱渡霞日明。艳阳再次统御了山川大地,山脊没有了清瑟的凉意,来往的汽车声开始回荡在山谷,农人在红色的骑行道上走远……这是我即要离开的背景乐,离开,我是天地一过客,江山万里不留行。
别了南山湖,别了鹿门书院和贵门村,还有村间小巷轰隆的炒茶声。

【贵门的早晨】





[ 此帖被绍杰在2019-07-06 16:00重新编辑 ]
2条评分威望+2
樊江隐士 威望 +1 点赞 来自绍兴E网APP 07-15
春暖花开ヽ(爱 威望 +1 点赞 来自绍兴E网APP 07-06
一星会员
论坛UID:1786161

发帖
242
E币
191547
威望
376
贡献
1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9-07-06 20:04:54
1条评分威望+1
luckky 威望 +1 点赞 来自绍兴E网APP 07-08
游民
论坛UID:2238764

发帖
30
E币
62
威望
34
贡献
18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9-07-06 22:19:59
作者文笔真好,文章很美

内容来自iPhone手机客户端

绍杰楼主
一星会员
论坛UID:2104447

发帖
267
E币
103891
威望
502
贡献
1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9-07-08 08:46:07
回 1楼(tl6350(wb)) 的帖子
tl6350(wb):贵门好地方[表情] [表情](2019-07-06 20:04)

是的,宜居宜游
绍杰楼主
一星会员
论坛UID:2104447

发帖
267
E币
103891
威望
502
贡献
1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9-07-08 08:46:33
回 2楼(tl610817) 的帖子
tl610817:作者文笔真好,文章很美(2019-07-06 22:19)

谢谢,哈哈
正式会员
论坛UID:3730

发帖
202
E币
49631
威望
547
贡献
3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9-09-10 15:48:56
精彩好文,夏天走野路要当心蛇,路上还需小心。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绍杰楼主
一星会员
论坛UID:2104447

发帖
267
E币
103891
威望
502
贡献
1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9-09-16 21:08:14
回 5楼(清风一族) 的帖子
清风一族:精彩好文,夏天走野路要当心蛇,路上还需小心。(2019-09-10 15:48)

多谢提醒。谢谢鼓励,哈哈
正式会员
论坛UID:1263723

发帖
84
E币
30369
威望
308
贡献
4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9-11-30 19:43:15
先生就算手握打蛇杖也不行,还要记得带上雄黄牌的花露水,药效防天防地的?,喜欢先生文笔,独行中的风采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绍杰楼主
一星会员
论坛UID:2104447

发帖
267
E币
103891
威望
502
贡献
1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9-11-30 20:58:14
回 7楼(空鸡蛋) 的帖子
空鸡蛋:先生就算手握打蛇杖也不行,还要记得带上雄黄牌的花露水,药效防天防地的?,喜欢先生文笔,独行中的风采[表情] [表情] [表情](2019-11-30 19:43)

谢谢指点,来春若有机会,定要备下。
一星会员
论坛UID:77534

发帖
737
E币
113684
威望
371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9-12-03 16:16:38
娓娓读来,不觉也是夕阳西斜。

贵门也曾到访过,却无先生之翰读
绍杰楼主
一星会员
论坛UID:2104447

发帖
267
E币
103891
威望
502
贡献
1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9-12-03 19:07:38
回 9楼(sxvb) 的帖子
sxvb:娓娓读来,不觉也是夕阳西斜。
贵门也曾到访过,却无先生之翰读(2019-12-03 16:16)

感谢,可以各得其乐呀,喜欢会有感动,喜欢的不同,感动也有差异,都好
快速回复
限7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