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59阅读
  • 0回复

[三言二拍]说说绍兴那些事(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三星会员
论坛UID:1714491
 
发帖
91
E币
1300184
威望
1027
贡献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09-14 15:14:53
说说绍兴的那些事(十)
——“笑笑生”、“狮子街”及其他

  可曾记得早些年,绍兴俏然地刮起过一阵“笑笑生”热。几位文人提出了一个论点:千古奇书《金瓶梅》作者乃绍兴之旷世奇才徐渭。刹时间,几个绍籍的和在绍工作的土洋专家学者、高校导师众口一词:“兰陵笑笑生”非徐渭莫属。理由(大意)一是该书中有绍兴方言;二是书中有一些绍兴地方习俗;三是作者的风骨颇似徐渭;四是书中的地名狮子街、东街、县前街、大街等绍兴都有,特别是狮子街为绍兴所独有,全国唯一。仅凭这一条就足够证明:“兰陵笑笑生即徐渭,徐渭就是兰陵笑笑生”无疑。这下,确实让不少人高兴了一阵,我们又傍上一件名人名事。然,结果不尽人意,可能没有被更权威的一些文人所认可。兰陵笑笑生仍是兰陵笑笑生。至于狮子街是否真的绍兴独有?笔者无力考证,不过听人说,非也!狮子街近者宁波温州,稍远江苏上海,再远点湖南湖北,南方的广西广东及天府四川重庆也都有。但可以肯定的是绍兴仅此。笔者曾翻阅了100多年前绘制的《绍兴府城衢路图》,上面不仅标有狮子街,还标着一座狮子桥,可见狮子街和狮子桥至少有百年以上,至于明代是否已有,暂时无法考证。
  狮子街距笔者出生和生活了20多年的地方不足百米,所以比较熟悉。还依稀记得其六七十年前的状况:狮子街东西走向,东起大云桥(今解放南路),西至凰仪桥(见附图),全长4-5百米,宽4、5米,是旧时绍兴常见那种两河夹一街的石板小路,南北两条河东与府河相通,西与水偏门到仓桥水澄巷河相连。陆路是当年偏门外沿山十八村及娄宫,漓渚方向出入城的主要通道,因有此地域优势,遂使狮子街逐渐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商圈。记忆中,当时街上有柴、米、油、盐、酱、醋、茶食、水作、茶、烧纸、箍桶、香烛、糖果、轿彩、卤味、烧饼油条、酒店、茶坊、剃头、百杂、锡箔及中药等店铺数十家,这在六七十年前城区的一条背街小巷来说也堪可算是有一定的商业氛围了。当然,如有人与今天的解放路、中兴路及商业综合体相比,当然是无法比拟的。上世纪八十年代鲁迅路的贯通,狮子街、狮子桥便消失在绍兴的地图上了,所幸该街靠近凰仪桥一段北侧列入“仓桥直街历史街区”,得以保留。(见附图)
  在众多的商铺中,首推的当是街东端北侧的光裕堂药店。光裕堂药店从店面装修到店堂布置一如鲁迅笔下描述的那样:一进店堂抬眼望去,贴墙的柜子一排排整整齐齐的抽屉格子和一个个锡制的盛贵重药材的罐罐瓶瓶上都有写着药名的标签,什么当归、玉竹、党参、黄芪等等玲琅满目,让人应接不暇。柜台高盈数尺,与绍兴的酒店一样,是“曲尺”形的(见附图)。药店的店员绍兴人称他们为“药店倌”,他们独有一功,能看懂每个郎中先生开出的天书般的方子,从来不会出现差错。光裕堂在当年的药业中确是一块“金字招牌”,与县西桥的天芝堂、府桥头的存仁堂、大云桥的利生堂、东街的老三瑞和天益堂、宝佑(祐)桥的人和堂、斜桥的惠和堂、北海桥的天䘵堂和上大路的至大并列为绍兴十大药店。可能有人会问,震元堂无论是创办时间还是经营规模不比上述十家逊色,为什么没有被列入当时绍兴的十大药店之列。其个中原因局外人很少知道,因为当年震元堂有其自己的经营特色---批零兼营,按业内人士的话是:“外柜零售,内柜拆兑(批发)。”是当时绍兴药材行业中所说的“六行二拆兑”(六行指六家批发行)中的“二拆兑”之一,还有一家拆兑兼零售的是天宝堂。什么叫“拆兑”呢?就是说如果去六家药材行批药材,是要批整包的,几十斤一包就整包批走。而去震元堂、天宝堂批时,他们可以不整包买走,给你开包零拆,业内人士谓之“拆兑”,也因此而未将震元堂列入零售药店的原因所在。文中说到的另一家“拆兑”药店天宝堂,位于震元堂稍北,新河弄以南的地方,其店面装潢及店堂布局都十分考究,不亚于震元堂。当时大街西侧还有一家“天保堂”,位于子余路(今光明路稍南处,绍兴人惯于称前者为‘大天宝’,后者为‘小天保’,以示区别。)
  至于此光裕堂是否鲁迅少年时代所说的彼药店,晓得的人已都过世了,但自我懂事起,就知道狮子街口的光裕堂药店了。当年许多人家都与该店有过交集,包括我们家。记得小时候家里有只抽屉放着好几个“锦摺”,其中有一个就是光裕堂药店的。所谓锦摺,其实就是一种小型的记账本。旧时许多稍有规模的如钿店、南货店、锭烛店、南京店、药店、绸缎布匹店等都会向一些有点经济实力信誉好的客户发放锦摺,平时去该店购物时可以不付现金,在锦摺上记一笔账,每年端午、中秋、年关结算。但端午、中秋可以结算部分,甚至不结,到年关时必须一并结清,否则便是失信,来年不能去记账消费了。就是所说的“旧账未清,免开尊口”,有的店家甚至将此信条贴在店堂的醒目处,说到底发放锦摺也是商家的促销手段。
  提到狮子街,还有二个不得不提的地方。因为这两个地方与我国近代史上的一个名人、辛亥革命烈士、鉴湖女侠秋瑾稍有点关联。即狮子街往章家桥直街转角处,上面有屋面盖住,似一个路亭、二边靠墙处各摆放了一排石凳,供往来行人休息。曾听老辈们讲,原入口处屋檐下悬挂着一块书有“古街楼下”的白底黑市木牌匾一块。但笔者懂事时这块牌匾已不见,只有街楼还在为过往行人遮风挡雨。1957年(1956)夏秋之际的一场台风,街楼受到重创,笈笈可危,幸有当时凰仪桥脚茶食店大儿子仗义筹得数千瓦片,并亲自动手对街楼进行了修缮,使得街楼又残喘了几年,现在已片瓦不存,二边的石凳也不知去向了(见图)。听老一辈人说过:当年秋瑾从和畅堂家里出来往西到能仁寿右转北上经水沟过狮子桥左转往西至凰仪桥脚右转经过街楼下,经章家桥直街去大通学堂上班。狮子街和过街楼下是她每天的必经之路,老一辈人经常能看到。秋瑾每天往返在这条路上。与章家桥直冲、狮子街南侧有条小弄,叫泥墙弄,泥墙弄与狮子街相连有座平板石桥,当地人叫“小凰仪桥”,也有叫“天井桥”的。
  那末,这里又有个问题,与狮子街并存于《绍兴府城衢路图》上的狮子桥之间又有什么关联呢?是路因桥而命名呢?还是桥因路命名?又是件众说纷纭的历史悬案,只是小时候曾听过大人们津津乐道:狮子桥曾有狮子走过,所以是先有狮子桥后有狮子街,且桥下还藏有一“宝”,可用来治病。果有其事吗?还真有那么回,笔者也曾亲眼目睹过这一“宝”:在狮子桥北堍东侧有一约60*60公分、可上下翻动的石板,翻起石板,下面藏(埋)有一只过去家家户户都有的大油墩甏,甏的旁边还有一只竹柄竹筒的酒提子,甏口用一只紫砂盘盖着。甏里盛着卤水,有的说是腌芥菜卤,有的说是盐卤,反正是咸的,卤水中长年浸泡着一些发育不好、焉了的小南瓜、小葫芦以及桃梅李果等。当年,如有喉症等口腔病痛,就有人到这个甏里来捞取浸着的那些瓜果去服用。笔者曾看到过这一情景,至今不忘。现在想来,那时医学科学不发达,百姓有病又无力去医院就医,多是用一些民间的草药土法医治,而这个用盐卤浸泡过的瓜果能起到消炎清凉的作用,加上一些神秘色彩,病人更能得到些许心理上的安慰。随着时代的前进,人民生活水平提高,这一坛“宝”物也早已去了它该去的地方了。这件事当时当地也确当一件善事来做,有人需要时,有位似专管员的仁兄手拿撬棒来实施并添加卤水等工作且分文不取。那么,这位仁兄究竟是怎么样的人呢?待交待完狮子街的事,将作详细介绍。
(待续)
(部分照片选自《文史资料》)

2条评分E币+15000威望+5
蓝色的海洋 威望 +5 原创好帖 09-14
蓝色的海洋 E币 +15000 原创好帖 09-14
快速回复
限7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