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64阅读
  • 6回复

[三言二拍]说说绍兴那些事(十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三星会员
论坛UID:1714491
 
发帖
91
E币
1300184
威望
1027
贡献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0-09-21 10:35:18
说说绍兴的那些事(十一)
“狮子街”及其他


       当年有“四大产业”支撑着狮子街:3家开在墙门或台门内的锡箔店、3家剃头店、3家酒店、3家茶店。旧时,绍兴有“锡半城”之称,城内锡箔店、锡箔作坊数以百计,从业人员上万,狮子街也不例外。在三、四个台门内开有锡箔店。锡箔店毋须门面,所以外面看似平静,但里面用门庭若市一点不为过,老绍兴都知道。还有,这几个台门后面是前观巷河,便于下乡去“放纸”。放纸,就是锡箔店的伙计带着锡箔和纸花(鹿鸣纸)用船载着到城外的一些村庄,叫那边的村妇加工褙纸。所以,这些台门店看似平静,但如果按现在的话来说功不可没。一是解决了不少的就业问题;二是拉动内需,当时可以说每家每户一年中不知会花多少钱买来锡箔烧成灰;三是增加外汇。当时绍兴生产的锡箔纸不仅销往江浙沪一带,还通过上海等口岸销往南亚、东南亚华侨集聚的地方。所以说它是狮子街的支柱产业一点也不为过。也因为附近有许多与锡箔业有关的上下游行业,也给狮子街的服务业增加了不少的生计。
       当年狮子街的酒店有3家,但规模都偏小,有二家是绍兴人所说的“两婆佬”店。一家在狮子桥脚,店王名字听起来不太雅观,叫他乌主阿源。但千万别误认为,不是因其夫人行为不端而让他绿了,其实是阿源有只眼睛(绍兴人叫乌主)有疾,故叫其此名的。他们两夫妻为人极其友善,且阿源还有一份较体面的工作,酒店主要其夫人打理。还有一家在街之东端南侧,店王姓泮,育有一对儿女,但儿女都没有接父辈的班。儿子在当时绍兴一家最大的国企工作,颇有摄影天赋,后进入媒体单位,成了专职的摄影师。规模较大的一家叫“中绍名”,估计是取意于“中国绍兴有名”吧。开设在街东端南侧,不但供应老酒,还备有许多高档柜菜供客人可以堂吃,并兼营馄饨等小吃。店王姓沈,因经营有方,规模逐渐扩大后搬出狮子街开到了大云桥现光裕堂药店处,当年一直稳居大云桥一带的酒店老大。其唯一的儿子也没有承其父业,进入当时绍兴二轻系统唯一的一家国有企业工作。沈公子自幼爱好书法,写得一手好字,退休后还在为弘扬和发展绍兴的书法事业而指导小学生练习书法。只是脾气有点与众不同,碰到原来的老邻居、老同事、老同学一概视作陌路,现在也是个快奔八的老人了。
       狮子街还有三家剃头店。旧时,绍兴人对剃头这一行业是带有偏见的,看成是“下三流“的工作,视其属于”江湖类“。剃头业确有许多与众不同的行规:他们业内人交流多用”春典“,即绍兴人所说的”暗切头“,如剃头叫”丘山“,胡子叫”攞把“,厚道叫“纯建”,刁钻叫“纯固”,一二三四五叫“流学汪浙中”(音)等。如师父手头还在剃头,有客人进来了,便会同徒弟讲:“去发点子”,以防止客人不耐烦走掉……又比如乞丐不准去剃头店乞讨,如已有剃头店开了,要去附近新开一家或去摆个摊(担)得保持一定的距离---“店七摊五”等等。不是现在美发店二三家三四家连在一起,饭店门口摆粥摊也无人问津,过去可是不行的,如违反行规是会受到谴责的。三家剃头店,一家在凰仪桥桥顶北侧,店王伙计都是他,叫阿荣。还有一家在街的东端北侧,大花小花两兄弟合伙经营,后都进入饮服公司下属的牡丹理发店。再一家在街在中段南侧,小乘弄对面,是三家中规模稍大的一家,育有二个儿子,当时大儿子已出道,且手艺远超老店王阿毛了。当时,民间用电还很少,电吹风根本无从谈起,但其大儿子已学会用一种特制的“火钳”为头发造型,生意十分火爆。后来不知搭上了哪根线,进入当时最为吃香的一家国企(杭州)工作,且又不知什么原因,没有几年功夫返回老家重操旧业,毛店王总算后继有人了。小儿子进入绍兴的五个老牌国企之一工作,二兄弟都是快奔八奔九的老人了。
       绍兴的茶店同酒店一样,也是绍兴街上特有的一抹亮丽的风景线。旧时,仅城区就有数以百计家茶店,大多开在依水临岸的桥头岸边。是百姓、特别是手业人业余休闲的主要去处和信息交流场所,但因茶客身份鱼龙混杂,久而久之,不为正经人所待见而成了是非之地。即便是新中国成立后,茶坊酒肆也好像属于“特种行业”,除了营业执照外,还需有治安许可证方可开业,可见其内涵了。旧时,茶店除了为茶客提供喝茶休闲外,还承担了一个“社会职能”---“吃讲茶”(有的叫吃品茶)。就是调停一些民间纠纷,故有称茶店为“小衙门”一说。所以开茶店旧时也得有一定的背景。当时狮子街的三家茶店中,阿三店王的最小,茶客也少,所幸他还兼营轿彩业务,即出租花轿和为红白喜事人家搭“明瓦棚”。“明瓦”是云母片用竹片夹起来,逞半透明,明瓦船中所用明瓦也是同样材质。所以日子还算过得去。但难以置信的是轿彩店出租花轿同时竟还出租“抬材(棺材)杠”。绍兴人在讽刺一些有钱势利人时有一句:“你再有钱,死了抬材杠也要向别人借“,说的就是这个情况,因为抬材杠毕竟不是常用家具,家里不会置办的。在狮子桥和泥墙弄间有家贵林开的茶店,因他家前面有一块空地,于是来他这里的茶客大部分是黄包车伕。他们把车停在店前的空地上,一边喝茶聊天,一边等客人雇车,一有生意放下茶碗出车,拉客完了回到茶店继续喝茶聊山海经。久而久之,贵林的茶店成了黄包车的集散地,附近凡需雇车的到这里来是不会碰头的。当时拉黄包车的大部分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社会上最低层的人。但他们倒也活得消遥自在,饿了,去旁边张高的烧饼摊买一副烧饼油条再到阿源的酒店吊上一碗老酒,又一餐解决了。生意好的时候,大家还会赌一把。他们的赌博方式、赌具赌资都极其简单,且不可能出老千。随便捡二块断砖头,短的一块平放在地面,稍长的一块搁在短的一块上面成一个小斜坡,参赌的人用铜钿铜板或硬币往斜面上一丢,谁的滚得最远,把近的都收入囊中,就这么简单。赌具赌资都在里面了,边丢边大呼小叫,煞为高兴。还有就是“蹲角子”(许多人把硬币称为“角子”),把一枚硬币放在地上的圆圈内,另一个人用硬币扔下面的硬币,把硬币掷得反过来了,则获胜了。这样相互的击掷,乐此不疲,真所谓是“有的别给穷的愁,穷的自有打算头。”最大的一家是开设在凰仪桥顶南侧有五六经营,与阿荣的剃头店南北对峙,不但规模较大,且还是“吃讲茶”的地方。旧时,老百姓非十分重大的事情,一般诸如分家析产、租房借贷、起地造屋等纠纷是不会告官打官司的,多是采取民间自行调解了结,于是便出现了去茶店“吃讲茶”的习俗。据说凡一些较大的茶馆,在最显眼的地方都有一个谓之“马头桌”或称“头座”的位置,这个坐位不是随便哪个可以坐的,是留给两类人坐,一是地方上有点身份或声望的,还有就是拳头硬的。五六的茶店之所以能成为吃讲茶的地方,一是他本人长得五大三粗,在狮子街一带是小有名气的“破脚骨”;二是他店里坐头座的是住在凰仪桥西去不远严家潭的严×和,此人解放前是“绍兴十兄弟”之一的地痞,五十年代初就被“解决”了。树倒猢狲散,不久,五六也去了他该去的地方便再也没有回来。当时有两种说法,一是说他刑满后留场工作了,还有的说他已“拖牢洞”了,过去把死在监狱的人谓之“拖牢洞”。究竟是前者还是后者,再也没有人去深究。但他的夫人和儿子倒都是循规蹈矩的,母子俩后来都进入了饮食服务公司直到退休,他儿子应还健在,也是个古稀老人了。
       随着城市建设的推进,狮子街除了靠近凰仪桥因沾仓桥直街历史街区的光,尚有几间原来的旧屋保留外,其余的都已完成历史使命了。    
       (待续)
2条评分E币+20000威望+5
红色小绍兴 威望 +5 感谢你的分享 09-21
红色小绍兴 E币 +20000 感谢你的分享 09-21
二星会员
论坛UID:75469
发帖
2903
E币
26410
威望
5190
贡献
6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20-09-21 12:20:56
发帖
15310
E币
163778
威望
11336
贡献
36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20-09-21 15:34:00
好文,赞!推送朋友圈,多谢!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发帖
7610
E币
38513
威望
7364
贡献
191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20-09-21 21:43:05
读了此文,好像回到解放前
二星会员
论坛UID:88992
发帖
10470
E币
18814
威望
6025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20-09-22 10:15:20
那个“大郎”的店呢,
www.sblpq.com www.zhongyetex.com www.ueez.cn www.tjmj.cn www.sxfine.com www.sx-tj.com www.hjmc.cn www.xxballs.com
二星会员
论坛UID:1130019
发帖
3394
E币
469995
威望
1966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20-09-22 11:35:32


往事如煙











        初级会员
        论坛UID:31563
        发帖
        213
        E币
        2941
        威望
        362
        贡献
        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20-09-22 21:07:55
        陈年旧事,楼主娓娓道来。
        快速回复
        限7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