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辈分与称谓 --]

绍兴E网论坛 -> 六七十年代 -> 辈分与称谓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   1   2  >>  Pages: ( 2 total )

悠悠清水 2020-05-13 13:46

辈分与称谓

中国人讲究辈分,但又喜欢按小一辈人的口气称呼亲友,所以走亲戚时,感觉最尴尬的就是辈分与称谓的处理。
我虽然是农村土生土长的,但小时候在村里叫亲戚邻居都很简单,按辈分叫就行,可长大后,特别是出嫁后,这辈分与称谓的叫法就复杂起来了。
记得三十多年前第一次去婆婆家过年时,年三十那天上午,老公的堂二哥夫妇送几颗冬笋和黄芽菜过来。老公介绍说,这是二哥、二嫂,我刚想叫,二嫂热情地拉住我的手,亲切地说:“阿婶好,到乡下来过年不习惯吧,明天中饭到我家去吃”。我当时觉得很尴尬,连忙说:“二嫂,我叫阿青,叫我名字就行”,二嫂连连说不行,还说乡下的规矩就是这样叫的,跟你们城里人不一样。就这样,后来我每次去婆婆家,二哥叫我阿青,二嫂叫我阿婶,我叫他们二哥、二嫂。为此,我跟老公开玩笑说“你们嵊州人男尊女卑封建思想残余太严重了吧,竟然有这样的叫法”。当然,我还得感谢自己“城里人”的身份,要是“乡下人”的话,肯定得叫他们二伯伯、二妈妈了。
可惜我高兴得太早了。没过几年,丽表妹结婚,婚后跟公公婆婆住一起。因丽表妹毕业实习在绍兴,所以我俩特别亲。她公公是诸暨城里一所小学的校长,婆婆是家庭妇女,做得一手好菜。有一次我跟老公一起去丽表妹家,她的公公婆婆很热情地一口一个“大姨夫、大姨娘”招呼我们,我俩从来没享受过这种“待遇”,一定请他们叫名字好了,但无论怎么说,他们坚持说这是规矩,最后双方只好以爷爷、奶奶和大姨夫、大姨娘相称,于是就有了表妹叫我大姐、她公公婆婆叫我大姨娘这样奇葩的称呼。自然,我也被老公讥笑“诸暨人更可怜,还在封建社会呢”。
真正出现尴尬是在女儿出生后。我父亲是长子,母亲是长女,因而在我28个嫡亲的、堂的、表的兄弟姐妹中,我也是老大,最小的一对双胞胎堂弟小我整整三十岁。我的2个叔叔和小舅舅仅比我年长5~8岁,因在农村生活,按计划生育政策,第一胎为女儿的,间隔5年后,可以生育第二胎,所以我女儿有年龄比她小的堂舅3个、表姨1个。因此,女儿小时候最痛恨、最抗拒的一件事,就是去诸暨外公外婆家,叫这些她眼中还要拉屎拉尿出的小屁孩为舅舅、阿姨,并且她认为,这样对她不公平!
原来我老公同一个村子出来在绍兴市区工作的有七八个人,其中阿其和阿浩跟他年龄相仿、情趣相投,所以仨个人关系最好,走动也很密切。但按辈分,阿其该叫我老公叔叔,阿浩该叫爷爷,因都是远房的辈分排列,且平时在村子里年纪差不多大小的人见面时,一般也都是直呼其名的,所以女儿出生后,按照城里一般朋友之间的惯例,对阿其和阿浩,我们都让她叫叔叔。但有时候三户人家一起聚餐时,大家会互相开玩笑,说谁该叫谁什么的,我老公也会倚老卖老地劝酒:“现在我以阿叔、小爷爷的身份向你们敬酒,你们喝光,我随意”,女儿自然都听在耳里。现在让她叫比自己年纪小的孩子为舅舅、阿姨,她马上找到了反对的理由:“除非阿浩叔叔叫我姑姑,他不叫,你们想都别想”。嘿嘿,别看女儿年纪小,还很有原则。
唉,这辈分与称谓,真叫人为难和尴尬!
[attachment=16954095]

秋水无烟 2020-05-13 14:06
宁小辈分大,生出做老爷。

澹云 2020-05-13 14:39
人小班辈大,爷爷坐屯窠

青碗豆 2020-05-13 15:21
我记得母亲称呼父亲这边的亲戚,都是随我们小孩的。比如我叫爷爷、奶奶辈的,我母亲也叫他们爷爷、奶奶。
今天被悠悠姐一点,好像嫁过来的媳妇,辈分确实被降低了。

悠悠清水 2020-05-13 16:48
秋水无烟:宁小辈分大,生出做老爷。 (2020-05-13 14:06) 

我们也是这么说的,我父亲就比他的小舅他一岁,这在过去可能很常见。

悠悠清水 2020-05-13 16:51
澹云:人小班辈大,爷爷坐屯窠 (2020-05-13 14:39) 

这个屯窠是不是我们老家那边说的小孩子坐的高脚、围着的凳子,就像饭店里的小孩椅一样

悠悠清水 2020-05-13 16:57
青碗豆:我记得母亲称呼父亲这边的亲戚,都是随我们小孩的。比如我叫爷爷、奶奶辈的,我母亲也叫他们爷爷、奶奶。
今天被悠悠姐一点,好像嫁过来的媳妇,辈分确实被降低了。 (2020-05-13 15:21) 

是啊,我去婆婆那边,看别人好像也是这样叫的;但我小时候我们那边的人都不随小孩子叫的,母亲叫我奶奶就是叫姆妈的,也许是那段时间“破四旧,树新风”做得好?我也搞不清楚

飞斐 2020-05-13 17:41
记得我结婚那天,叫公公的妹妹,本来按照她们的说话应该加姑婆,几个妹妹一起在讨论,说叫姑婆钱给的多一点,假如叫姨就少一点,刚刚好我听到了,特别反感,偏偏要叫姨,后来…是真的很少,很少

悠悠清水 2020-05-13 18:20
飞斐:记得我结婚那天,叫公公的妹妹,本来按照她们的说话应该加姑婆,几个妹妹一起在讨论,说叫姑婆钱给的多一点,假如叫姨就少一点,刚刚好我听到了,特别反感,偏偏要叫姨,后来…是真的很少,很少[表情] (2020-05-13 17:41) 

这个要么叫姑妈,要么叫姑婆,好像没有叫姨的呢,我们这边是母亲的姐妹才叫姨,或姨婆

黑夜里的黑眼睛 2020-05-13 18:36
悠悠清水:这个屯窠是不是我们老家那边说的小孩子坐的高脚、围着的凳子,就像饭店里的小孩椅一样[表情] (2020-05-13 16:51) 

屯窠来了,小时候经常能看到。[attachment=16954445]

黑夜里的黑眼睛 2020-05-13 18:40
我有一个小姨妈,仅仅比我大了五岁,从小就叫不出口。现在有了微信,在微信上我可以用文字这么叫,但见了面还是别扭

华容 2020-05-13 18:41
黑夜里的黑眼睛:屯窠来了,小时候经常能看到。[图片] (2020-05-13 18:36) 

黑版绍兴市区,绍兴县管这种叫屯窠。[attachment=16954446]

华容 2020-05-13 18:46
黑夜里的黑眼睛:屯窠来了,小时候经常能看到。[图片] (2020-05-13 18:36) 

底下可以放个火囱取暖[attachment=16954447]

黑夜里的黑眼睛 2020-05-13 19:06
华容:黑版绍兴市区,绍兴县管这种叫屯窠。[图片] (2020-05-13 18:41) 

这个很少见到。我问了下爱人,她说草编的和木头做的都叫屯窠。木头做的更加考究。

华容 2020-05-13 19:12
黑夜里的黑眼睛:这个很少见到。我问了下爱人,她说草编的和木头做的都叫屯窠。木头做的更加考究。 (2020-05-13 19:06) 

草编的再加个盖子,我们叫饭窠

黑夜里的黑眼睛 2020-05-13 19:17
华容:草编的再加个盖子,我们叫饭窠 (2020-05-13 19:12) 

对的,小时候没有保温的器具,冬天时这个就用来放做好的饭锅,上面还要盖上布包着棉花的被子。但记忆中这个也用来放小孩的。

青碗豆 2020-05-13 19:18
华容:底下可以放个火囱取暖[图片] (2020-05-13 18:46) 

我外婆家旁边有个瘸子老头,据说是因为小时候从屯窠离溜下去,脚落在了底下的火囱上,大人没及时发现,脚严重烫伤残疾了。
以前家家户户都有,现在屯窠都成了古董。

秋纳百川 2020-05-13 19:35
黑夜里的黑眼睛:屯窠来了,小时候经常能看到。[图片] (2020-05-13 18:36) 

你这还挺高档的,记忆中大多是木制的

悠悠清水 2020-05-13 20:39
黑夜里的黑眼睛:屯窠来了,小时候经常能看到。[图片] (2020-05-13 18:36) 

我们那里没有这个,有个更高级的,竹编的,腰子型,上下两层,底下放火囱,上面放婴儿睡觉,我们土话读困大。

悠悠清水 2020-05-13 20:40
黑夜里的黑眼睛:我有一个小姨妈,仅仅比我大了五岁,从小就叫不出口。现在有了微信,在微信上我可以用文字这么叫,但见了面还是别扭[表情] (2020-05-13 18:40) 

是的,小5岁更叫不出口了。反正我女儿从来没有叫过她几个小舅和小姨,见面就笑笑

悠悠清水 2020-05-13 20:42
华容:黑版绍兴市区,绍兴县管这种叫屯窠。[图片] (2020-05-13 18:41) 

这个我们叫站桶,吃饭时叫小孩子站这里,下面也可放火囱,我小时候就站过。

悠悠清水 2020-05-13 22:10
黑夜里的黑眼睛:我有一个小姨妈,仅仅比我大了五岁,从小就叫不出口。现在有了微信,在微信上我可以用文字这么叫,但见了面还是别扭[表情] (2020-05-13 18:40) 

刚才看错了,以为是小5岁。我小叔叔也只比我大5岁,但我从小就叫他叔叔的。倒是我小婶婶,因为我们不仅同村,而且同岁,还是同一生产队的;我上学早,她读书又比我低一年级,所以她跟我小叔叔谈恋爱时,我就跟她说定,以后继续叫名字,不叫她阿婶的。小叔叔结婚时,我还做了小婶婶的伴娘

黑夜里的黑眼睛 2020-05-13 22:23
悠悠清水:刚才看错了,以为是小5岁。我小叔叔也只比我大5岁,但我从小就叫他叔叔的。倒是我小婶婶,因为我们不仅同村,而且同岁,还是同一生产队的;我上学早,她读书又比我低一年级,所以她跟我小叔叔谈恋爱时,我就跟她说定,以后继续叫名字,不叫她阿婶的。小叔叔结婚时,我还做了小婶婶的伴娘[表情]... (2020-05-13 22:10) 

有意思

大大大队长 2020-05-14 08:20
黑夜里的黑眼睛:屯窠来了,小时候经常能看到。[图片](2020-05-13 18:36)

这个正宗的,冬天里还在下面放一个火燔,嘿嘿不小心引燃稻草,会把孩子的脚烧坏的。

大大大队长 2020-05-14 08:23
悠悠清水:刚才看错了,以为是小5岁。我小叔叔也只比我大5岁,但我从小就叫他叔叔的。倒是我小婶婶,因为我们不仅同村,而且同岁,还是同一生产队的;我上学早,她读书又比我低一年级,所以她跟我小叔叔谈恋爱时,我就跟她说定,以后继续叫名字,不叫她阿婶的。小叔叔结婚时,我还做了小婶 ..(2020-05-13 22:10)

改革开放四十年了,也说了与世界接轨四十年,这个称谓也早就应该接轨了。国外好象很简单的,不少孩子叫爹娘也叫名字的。至于 上一辈子的男的统统是叔叔。叫什么央克呵。嘿嘿

大大大队长 2020-05-14 08:23
悠悠清水:这个我们叫站桶,吃饭时叫小孩子站这里,下面也可放火囱,我小时候就站过。(2020-05-13 20:42)

有有火囱里泡过?

悠悠清水 2020-05-14 09:38
大大大队长:改革开放四十年了,也说了与世界接轨四十年,这个称谓也早就应该接轨了。国外好象很简单的,不少孩子叫爹娘也叫名字的。至于 上一辈子的男的统统是叔叔。叫什么央克呵。嘿嘿 (2020-05-14 08:23) 

这个接轨恐怕是实现不了。
刚才对为什么按小一辈的人叫突然悟出了一个道理。去年在妹妹妹夫家住了些日子,我喜欢出门去田畈里走走,村子里的人都不认识,有些人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有时碰到了,常跟我打招呼“大姨娘,饭吃过了吧”,“大姨娘,出去走路啊”等。想想也对,那怕他们知道我的名字,但叫名字的话,起码应该互相认识,甚至熟悉;叫大姨娘,既显尊重,又显亲切,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可见我们的先人是多么聪明。

悠悠清水 2020-05-14 09:40
大大大队长:有有火囱里泡过? (2020-05-14 08:23) 

没有泡到过,因为我们那里是洋畈,稻草火囱,最多有点小柴棒,火囱温度不高,也热不长。

大大大队长 2020-05-14 11:59
悠悠清水:这个接轨恐怕是实现不了。
刚才对为什么按小一辈的人叫突然悟出了一个道理。去年在妹妹妹夫家住了些日子,我喜欢出门去田畈里走走,村子里的人都不认识,有些人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有时碰到了,常跟我打招呼“大姨娘,饭吃过了吧”,“大姨娘,出去走路啊”等。想想也对,那怕他 ..(2020-05-14 09:38)

话说李双江儿子李天一开车有好多好多的违章,老李就打电话给交警队长。不称队长,也不称兄弟,称交警队长为他叔。这其实也是按小一辈来叫的。其实交警队长肯定比老李年纪小的。
我的爹娘互称也很有意思。记得小时候老爹晚上饭后,这样跟老妈说的,野娘,门朝买索所和饭?

大大大队长 2020-05-14 12:05
华容:草编的再加个盖子,我们叫饭窠(2020-05-13 19:12)

是的是的,小时候家里燃料缺乏。常常是早上生一个煤炉,烧水烧菜做饭,到了午后,一天定量的煤球或者煤饼已经用光了,就在1点多点炉子熄灭前烧好晚饭。放在这个饭裹里保暖。到了晚饭时候已经是温吞吞了。而且这个饭成块了,没有一粒粒的饭子了。菜也大多如此,到冬天吃冷菜冷饭的时候也真的不少。自从有了煤气才解决这个大问题。以前两夫妻下班生炉子,接孩子。忙的象个卓别林。

听风听雨 2020-05-14 12:23
赵太爷叫了阿Q好几声。先是称呼“老Q”,阿Q没反应;再称呼“Q老”,阿Q还是没答应;该是没把他当本家吧,赵太爷硬着头皮温柔地叫了一声“赵桂”,可这不识抬举的阿Q居然仍是不理不睬;赵太爷只好气冲冲地直呼其名了:“阿Q!”

悠悠清水 2020-05-14 12:46
大大大队长:话说李双江儿子李天一开车有好多好多的违章,老李就打电话给交警队长。不称队长,也不称兄弟,称交警队长为他叔。这其实也是按小一辈来叫的。其实交警队长肯定比老李年纪小的。
我的爹娘互称也很有意思。记得小时候老爹晚上饭后,这样跟老妈说的,野娘,门朝买索所和饭?... (2020-05-14 11:59) 

“野娘,门朝买索所和饭”,这野娘有索吓西西的,应该是孩子他妈的意思吧

悠悠清水 2020-05-14 12:50
听风听雨:赵太爷叫了阿Q好几声。先是称呼“老Q”,阿Q没反应;再称呼“Q老”,阿Q还是没答应;该是没把他当本家吧,赵太爷硬着头皮温柔地叫了一声“赵桂”,可这不识抬举的阿Q居然仍是不理不睬;赵太爷只好气冲冲地直呼其名了:“阿Q!”[表情] [表情] ... (2020-05-14 12:23) 

这个是阿Q别传里的吧

听风听雨 2020-05-14 12:51
悠悠清水:这个是阿Q别传里的吧[表情](2020-05-14 12:50)

突然记起来了刚好用上

709934375 2020-05-14 13:43
悠悠清水:“野娘,门朝买索所和饭”,这野娘有索吓西西的,应该是孩子他妈的意思吧[表情] (2020-05-14 12:46) 

应该是伢娘,不是野娘

大大大队长 2020-05-14 14:45
悠悠清水:“野娘,门朝买索所和饭”,这野娘有索吓西西的,应该是孩子他妈的意思吧[表情](2020-05-14 12:46)

应该是伢,野是个音,没有意义的。不要慌么

悠悠清水 2020-05-14 18:06
709934375:应该是伢娘,不是野娘 (2020-05-14 13:43) 

就是么,还是五姐聪明

悠悠清水 2020-05-14 18:07
大大大队长:应该是伢,野是个音,没有意义的。不要慌么 (2020-05-14 14:45) 

知错就改,是个好同志

心如秋风 2020-05-14 19:40
黑夜里的黑眼睛:我有一个小姨妈,仅仅比我大了五岁,从小就叫不出口。现在有了微信,在微信上我可以用文字这么叫,但见了面还是别扭[表情] (2020-05-13 18:40) 

这还叫不出口?我们小舅公女儿比我弟弟还小几岁,我照样叫她阿姨。我们班外甥娘舅一个班的,舅舅舅舅叫的很亲热。其实还是习惯问题吧。我们姐弟姐妹之间都不喊名字的,我姐夫从来没叫过我名字,都是喊我妹妹的

黑夜里的黑眼睛 2020-05-14 19:52
心如秋风:这还叫不出口?我们小舅公女儿比我弟弟还小几岁,我照样叫她阿姨。我们班外甥娘舅一个班的,舅舅舅舅叫的很亲热。其实还是习惯问题吧。我们姐弟姐妹之间都不喊名字的,我姐夫从来没叫过我名字,都是喊我妹妹的 (2020-05-14 19:40) 

对,有时候人往往怕跨出第一步。一旦跨出这一步,不久就会习惯了,也就觉得没啥了。

心如秋风 2020-05-14 20:01
黑夜里的黑眼睛:这个很少见到。我问了下爱人,她说草编的和木头做的都叫屯窠。木头做的更加考究。 (2020-05-13 19:06) 

还有竹子做的

心如秋风 2020-05-14 20:01
华容:草编的再加个盖子,我们叫饭窠 (2020-05-13 19:12) 

老酒缸的盖也是稻草编的

心如秋风 2020-05-14 20:05
悠悠清水:“野娘,门朝买索所和饭”,这野娘有索吓西西的,应该是孩子他妈的意思吧[表情] (2020-05-14 12:46) 

伢娘。这个野字就土话读音像,哈哈

悠悠清水 2020-05-14 20:55
心如秋风:这还叫不出口?我们小舅公女儿比我弟弟还小几岁,我照样叫她阿姨。我们班外甥娘舅一个班的,舅舅舅舅叫的很亲热。其实还是习惯问题吧。我们姐弟姐妹之间都不喊名字的,我姐夫从来没叫过我名字,都是喊我妹妹的 (2020-05-14 19:40) 

你家真有礼貌。我这边,同辈的除了年纪小的叫大的哥哥姐姐外,像我这个老大级别的,对弟弟妹妹及他们的老公老婆们,全部喊名字,威风吧

凝儿 2020-05-15 10:15
我们说身边人,嘴口重的,就是该怎么喊就怎么喊。我姐夫有两个双胞胎舅舅,年龄都比他小。但我姐夫属于嘴口重的人,小舅舅小舅舅叫得特别自然。

悠悠清水 2020-05-15 10:21
凝儿:我们说身边人,嘴口重的,就是该怎么喊就怎么喊。我姐夫有两个双胞胎舅舅,年龄都比他小。但我姐夫属于嘴口重的人,小舅舅小舅舅叫得特别自然。 (2020-05-15 10:15) 

是的,我父亲的小舅舅就比自己小一岁,他也小舅舅叫得很亲热的,可我女儿就打死都不肯叫,也许跟我们从小就对她平等对待有关。

凝儿 2020-05-15 10:25
悠悠清水:是的,我父亲的小舅舅就比自己小一岁,他也小舅舅叫得很亲热的,可我女儿就打死都不肯叫,也许跟我们从小就对她平等对待有关。 (2020-05-15 10:21) 

在孩子刚刚懵懂的时候,家长、老师、书籍等给出了一个根据年龄确定哥哥姐姐、叔叔阿姨、爷爷奶奶的大致划定范畴,导致孩子们对同龄人尤其低龄人,不肯喊出高辈分,会觉得自己吃亏。

心如秋风 2020-05-15 10:53
悠悠清水:你家真有礼貌。我这边,同辈的除了年纪小的叫大的哥哥姐姐外,像我这个老大级别的,对弟弟妹妹及他们的老公老婆们,全部喊名字,威风吧[表情] (2020-05-14 20:55) 

哈哈,就是个习惯问题。我们村的远房亲戚叫我爹妈都是“xx弟弟”,xx妹妹这么叫的。我姐妹两叫我弟弟也是不叫名字的。我姐叫我也叫妹妹。就是我弟媳都叫她名字了。

饭有有吃过 2020-05-15 15:56
绍兴人的规矩,女人要跟着小辈叫人的

悠悠清水 2020-05-15 21:36
饭有有吃过:[表情] 绍兴人的规矩,女人要跟着小辈叫人的 (2020-05-15 15:56) 

那是老规矩,其实媳妇喊公公婆婆为阿爸姆妈显得多亲热,我现在叫我婆婆老娘,她应得开心煞


查看完整版本: [-- 辈分与称谓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037799 second(s),query:5 Gzip enabled